【周末史话】50年前,世界最美广场还只是停车场 一场野餐运动彻底改变历史

50年前的一场公报运动如何使大广场成为步行区

我们都知道,位于布鲁塞尔市中心的大广场被誉为世界最美广场(之一),多年来它发挥了巨大作用。其建筑物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7世纪。大广场在1695年被烧毁,然后重建,位于其上的市政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被充当医院。经过这一切之后,大广场现在是一个旅游景点,并在2010年被评选为欧洲最美丽的广场,每年都有成群的游客来此参观。

所以很难想象,在1972年,你真的可以把车停在大广场然后去购物,但事实就是这样。想象一下今天,你开车穿过狭窄的鹅卵石街道,经过纪念品商店,停在市政厅前——这似乎是不可能的。

布鲁塞尔在20世纪60年代经历了飞快的转变。该市的规划者希望让布鲁塞尔实现现代化,而这座城市在发展之初就考虑到了汽车。那时候他们还没有过多地考虑保护建筑或污染问题,因为时代有所不同。

结果就是,大广场上总是车来车往,马车曾经可以穿过广场。这些都不是真正的问题,然而汽车出现并形成一定规模,使大广场基本上成为一个大停车场。

50年前的这个时候,《公报》(Bulletin)在使大广场成为步行区这一历史事件上发挥了自己的作用。对于这个布鲁塞尔近代历史上最重要的决定之一,发起人实际上是一位外籍记者,他为该市的外刊撰写文章。

1971年前后,布鲁塞尔就“大广场无车化”的话题展开了辩论。那时,大广场还不是一个旅游景点。相反,游客们乘坐停在广场上的公共汽车,参观附近的纪念品和蕾丝商店。但当地居民经常抱怨大广场上的汽车。

1971年5月,《星期日泰晤士报》(Sunday Times)的英国记者John Lambert在《公报》上写了一篇文章,建议开展一项运动,试图让大广场不再充当交通运行的场地,让市民们周末或夏天的夜晚也可以欣赏广场。

Lambert的灵感来自不莱梅市(Bremen),在20世纪60年代,不莱梅市部分地区已经成为步行区。他还想到了像威尼斯圣马可那样的大广场的例子——但显然,这里并没有大海和好天气。但他有一个愿景:让这里成为一个可以和朋友见面的地方。他邀请任何有兴趣支持这项运动的读者与他联系。

Lambert的这篇文章得到了非常积极的回应。因此,《公报》也加入进来,发起了一场让大广场步行化的运动,并发起了一份请愿书,要求将大广场从所有交通运行中解放出来。他们称大广场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停车场”,并抱怨汽车排放的尾气“损害人们的健康,破坏了历史建筑。”

许多布鲁塞尔居民在请愿书上签下了名字。成千上万的签名如潮水般涌来,从普通市民到电影明星,从欧盟官员到商人,甚至是Jacques Brel(比利时国宝级歌唱家)。

另一方面,附近的店主很担心。他们担心人们不会在远离汽车的地方购物,这会影响他们的生意。他们的事业得到了当时的市长Lucien Cooremans的支持。

起初,《公报》没能让市政当局采取行动,但战斗一直持续着。工作人员决定组织一场静坐抗议——在大广场举行一场大型野餐,封锁车辆的通行。通知上说:“带上你的孩子,你的祖母和你的伞(以防万一!)”有数百人来到广场上吃三明治以示抗议。

在大广场野餐运动获得巨大成功
时任布鲁塞尔中心区区长的Lucien Cooremans

几个月后,Cooremans市长做出了让步。1972年3月,布鲁塞尔市最终宣布,从3月到9月,大广场禁止私人停车,这还是一项试验,需要进一步看看效果如何。

据报道,当市长宣布人们期待已久的大广场新规定时,布鲁塞尔希尔顿酒店(Brussels Hilton hotel)送给了《公报》一个广场模样的蛋糕,上面还挂着“禁止停车”的牌子,来庆祝新规则的实施。有关这项活动的新闻甚至登上了《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版面。

当年纽约时报有关比利时首都大广场变成步行区的报道

但这并不是完全的胜利。司机被禁止停车,但汽车仍然可以通过广场。因此,人们不能像他们希望的那样真正地在广场中心享受美景。

当时,《公报》编辑Aislinn dulantty表示,这“只是个开始”。现在已经不能继续停车,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是禁止汽车在大广场通行。但这个目标的实现还要等很久。

确切地说,直到1990年,也就是禁止停车18年后,这一目标才得以实现。有人定期打电话要求将广场设为完全的步行区,但没有人敢完全禁止交通通行。

然而现在看来,在禁令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之间的长期斗争之后,最合适的时机终于到了。

时任布鲁塞尔市长的Hervé Brouhon表示,该市几年来一直在考虑将大广场及其周边街道步行化,但附近的一个停车场阻止了该项目的实现。该停车场的营业执照将于1990年9月15日到期,因此该市借此机会进行了一项步行化试验。在三个半月的时间里,大广场和邻近街道将禁止一切交通。1991年1月1日以后,他们将做出最后的决定。

当时,《晚报》(Le Soir)对这种“雄心勃勃的”态度表示欢迎。Brouhon市长向大广场及周边地区的居民和商人寄去表格,征求他们的意见。不是所有人都同意,但有微弱多数支持这项禁令。

经过测试,并且与该地区的居民和商人进行了三次磋商后,大广场最终于1991年3月21日成为步行区。因此,广场获得了自由,没有了汽车。不久之后,它被进一步推广,并于1998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

现在,这里每两年就会铺上鲜花地毯,在圣诞节举行一个灯光节,整个夏天都会有音乐会和游行庆祝,成群的游客在广场上拍照。

这场运动留下了一笔遗产。40多年后的2012年,哲学家Philippe Van Parijs提到了1971年的那次野餐,当时他正在为安斯帕奇大道(Boulevard Anspach)的步行运动做宣传。

自2015年,首都中心证券交易所前的广场也成为步行区,人们席地而坐,享受难得的野餐

他呼吁市民效仿《公报》的活动,在每个周日下午举行大型野餐,以堵塞交通。“街道野餐”很成功,2015年,这条大道成为步行区,使布鲁塞尔成为欧洲范围内仅次于威尼斯第二大无车区。

这一切都始于一家外国报纸上一个人的想法,显示了一个想法在事件启动中的力量,当然也归功于“人民野餐”的力量。

相关阅读:

【史话】布鲁塞尔路易丝大街名字由来背后的故事:比利时公主的悲欢人生

【比侨史话】一波三折:安市唐人街中国牌楼背后的故事

【周末史话】一战中,比利时大兵宁要香烟,不要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