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闲聊】说说比利时的(带薪)“休假”史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

在西方国家,人们的休假方式和亚洲特别是中国人的理念(方式)都不同,欧洲人喜欢呆在一个地方晒太阳,呵呵,华人更喜欢到处去走走看看。一直以来就好奇,西方这种度假休闲方式包括背后的制度沿袭到底从哪来,又从何开始的?本期《周末闲聊》专栏就以比利时为例,来探探究竟吧。

1936年七月八日,比利时众议院全票通过了带薪休假法案。这项最初由社会就业部部长Achille Delattre提出的法案影响了各行各业的工作者,改变了社会面貌。从颁布至今,这项法案被多次修改,也在国际上被视为勇敢的创新之举。

19世纪末

UCL研究员Pierre Tilly解释说,在19世纪末之前,只有平民百姓在辛苦劳作。工业革命之后,机器运作代替手工劳动,但大部分的人还是要夜以继日地工作,工人们时常一周工作七天,每天工作10到12小时。那个时候,娱乐活动似乎只属于贵族阶层和工业商业资产阶级。

比利时国家电影资料馆出版的比利时人享受第一个法定带薪休假的纪录片(1936年)

20世纪初

20世纪初,英国工业空前发展,随之建立了工会。工会为工人争取利益的斗争从1911年就开始了:八小时工作制,带薪假期制等等,这些都是工会、工党努力斗争的结果。然而,在一战爆发前夕的比利时,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关系持续恶化,工人不仅工资少得可怜,而且要忍受恶劣的工作环境。

后来,多亏议院左派提出的合作发展的主张以及工人阶级的不懈斗争,社会阶层之间的紧张关系才逐渐缓和下来。

两次世界大战期间

在法国,从左派回归政权之后,带薪休假制就一直存在。但工资和工作时间问题还悬而未决。

随着工作环境的不断恶化和“产量”概念的出现,“休假权”也越来越成为工作者强烈要求的权利。越来越多的政府也开始关心劳动者的所求。

在比利时,一些属于比利时社会组织的水泥厂、砖厂以及冶金厂在20年代开始在谋求休假权利方面迈出了第一步。

1936年六月,安特卫普码头工人罢工爆发

1936七月八日

En 1936, le Parti ouvrier belge revient au pouvoir, on est dans un gouvernement de coalition et d’union nationale. L’époque est agitée, avec la grande dépression économique de 1929, la montée de l’extrême-droite et du chômage sans oublier la rue qui proteste. 1936年,比利时工党掌权,面对的是自1929年以来急转直下的经济形势和失业率激增、极右派势力乘机迅速扩大的社会动荡,但时代并没有忘记劳苦大众对休假权利的不懈追求。六月,安特卫普码头工人罢工爆发,随即转为全国性大罢工,工人们要求设立最低工资标准,每周40个小时工作时间制以及带薪假期制。

1936年七月八日,比利时首相Van Zeeland签署了带薪休假法令,规定了全部工作人员都有带薪休假权。实际上,这项法令的真正实施要等到二战结束之后,休假的时长也才从2周变为3周,甚至4周,以及双倍工资的假期。当然,这项政策受到了来自企业雇主的经济支持,体现了劳资双方关系的极大改善。政府也投资更多的资金到旅游业上,以便让劳动者享受更加滋润的假期。

20世纪四十年代孩子们随父母享受假期

1936年北海沙滩上,晒太阳的人们

旅游业的发展

虽然人们有了假期,但有的人并不知道如何合理利用假期,让假期更有意义。这就是为什么要大力发展大众旅游业和教育业的原因。从1937年开始,发展旅游业的相关措施就开始实施:公共交通系统的完善,旅游机构的建立等等,比如国家野营计划组织。

七十年代以前,比利时人很少出国旅游,一般都在自己家的花园里度过假期,“这是度假方式以及文化、心理的原因造成的”,Pierre说到(UCL研究员)。(霍燕 编译)

(本文属维他命B独家编译 媒体转载需授权)

本文原载于“维他命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