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封禁第13天】新增1063人,本地无症状感染者增多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

(本平台综合整理,实时更新)比利时3月30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1063例,具体683人在弗拉芒区,193例在布鲁塞尔大区,164例在瓦隆大区,其中总计4524人在医院接受治疗,927例重症,579人上呼吸机,1527人治愈出院,目前总计感染人数11899例。同时出现513例患者死亡(最年轻的是30岁,其余基本是中老人)。

【UZB最新检测显示】比利时8%的患者为无症状病毒携带者!

过去的一周中,布鲁塞尔Jette区医院UZ Brussel给其新收治的患者做了肺部CT检测,不论他是否有呼吸困难的症状。检测显示,8%的患者肺部有新冠病毒的典型病变,也就是说,他们已经感染了病毒却不知情,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症状,例如发烧、不间断的咳嗽和呼吸困难等。

肺部CT比常规检测出结果更快。放射科主任Johan De Mey表示,“我们这样做既是为了保护医院员工和其他病人,也是为了患者自己。”

我们从一开始就强调,很多人感染了新冠却没有任何症状,他们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把病毒传染给他人。

在测试的头两天里,共检测了50名患者,其中五名已感染了病毒。之后又给他们做了常规检测,确认为阳性,但他们都没有任何症状。测试进行了一周之后,感染者的占比略微下降到8%,其中两名是到妇产科待产的孕妇。

De Mey博士说:“截至目前我们测试过的人都没有任何呼吸系统的症状,他们都是为阑尾炎、骨折或其他原因来看病的。就像我们之前说过的,人群中有人已经感染了病毒,虽然没有症状,但他的肺部可能已经出现了病变。”

 

以下是3月29日消息:

比利时3月29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1702例,具体906人在弗拉芒区,85例在布鲁塞尔大区,691例在瓦隆大区,其中总计4138人在医院接受治疗,867例重症,579人上呼吸机,1359人治愈出院,目前总计感染人数10836例。同时出现431例患者死亡(最年轻的是30岁,其余基本是中老人)。

以下是3月28日消息:

比利时3月28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1850例,具体823人在弗拉芒区,134例在布鲁塞尔大区,875例在瓦隆大区,其中总计3717人在医院接受治疗,789例重症,579人上呼吸机,1000人治愈出院目前总计感染人数9134例。同时出现353例患者死亡(最年轻的是30岁,其余基本是中老人)。

昨天政府官宣延长封禁时长至4月19日(有可能会继续到5月3号),首相强调,现在大家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要”呆在家里“,自觉严格遵守封禁内容!同时警察会加大查惩力度!

因疫情影响,比利时规定所有继续工作的公司都必须遵守新制定的卫生规范。然而,在规定颁布后,全国共有170多起相关的诉讼案件,共有7家公司被相关监管部门责令关闭。联邦经济部长Nathalie Muylle也由这一系列数据得出:有一部分公司并没有完全遵守这些预防新冠病毒传播的措施。监管部门在3月23日至3月25日共收到了176起疫情相关的诉讼;前者也在此期间共对245起公司实行了远程监控,并亲访督察了96家公司。

在此期间,政府还强访了84家违规公司。其中77家公司收到了警告:如果再被起诉一次就会被强制停业。另外7家公司完全没有采取任何防护措施,他们也因此被责令关闭。因此,政府还是给了很大一部分公司时间来规范防疫措施的。

Nathalie Muylle对此表示:“我们知道有很多公司正在严格遵守我们制定的防护措施,然而根据起诉的数量和检查的结果来看,目前的情况并不容乐观。工作必然是非常重要的,但是需要以一个万无一失的方式进行。目前这种严峻的形势更容不得我们对坚守工作岗位上的人的健康有半点疏忽!”

以下是3月27日消息:

比利时3月27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1049例,具体772人在弗拉芒区,131例在布鲁塞尔大区,137例在瓦隆大区,其中总计3338人在医院接受治疗,858人治愈出院,目前总计感染人数7284例。同时出现289例患者死亡(最年轻的是39岁,其余基本是中老人)。

关于是否继续封禁延期?今晚见分晓

周五,国家安全理事会将公布一系列措施和新变化,包括特殊时期维护国家运作所必需的职业名单。

周五晚,国家安全理事会将再次召开扩大会议,并宣布重要信息,包括更严格的隔离要求,现阶段措施的时限延长,和“社会必需”职业名单的调整。本周,理发师被加入了这一名单中。

这份在紧急情况下敲定的名单引起了一些行业从业者的不满。比如布鲁塞尔的出租车司机,他们很希望政府能够限制他们的职业活动,以便获得经济补助(各行业补助具体条款仍待确定)。

工会必须行动起来

周四在议会全体会议上,比利时首相Sophie Wilmès女士要求比利时工会组织与国家应急事务中心保持联系,以便调整这份职业名单。名单将在周五公布。

PTB的领导人Raoul Hedebouw曾向首相提出质询。据比利时社会党的统计,这份名单的限定范围过于广泛,大约影响了两三百万劳动者和部分塑料椅子生产企业和军工企业。由于这些部门不能停业,隔离期间的规定如保持社交距离和远程工作被赋予了更大的灵活性。

“这些规定并不直接适用于所有产业部门,比如说社交距离这一项就不适用于医护人员。但是,规则的非完全强制性并不意味着企业不能遵守这些规则,如果这些措施不够清楚,我们将在周五对此作出详细解读。” Wilmès首相补充道。

预计在4月初左右达到峰值

Covid-19病毒在比利时仍处于上升阶段,在新闻发布会上,联邦政府抗疫发言人病毒学家Emmanuel André说,根据目前的情况并“考虑到全体民众遵守各项措施”,预计“在未来的一两周内”也就是在4月初达到峰值(拐点)。

危机中心发言人贝诺·拉马克(Benoît Ramacker)表示,现在决定复活节后是否可能重新开放学校或放宽封禁措施还为时过早。 “尊重措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因为有可能不得不扩大封禁时限。”

以下是3月26日消息:

比利时3月26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1298例,具体857人在弗拉芒区,164例在布鲁塞尔大区,256例在瓦隆大区,其中2844人在医院接受治疗,675人治愈出院,目前总计感染人数6235例。同时出现220例患者死亡(最年轻的是39岁,其余基本是中老人)。

【多国求救】比利时政府明确表态:先自保,暂不接治其他国家病患

比利时的疫情仍然不乐观,随着确诊人数的增多,本国医务人员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与此同时来自邻居(国际)上要求欧洲团结的呼吁日渐迫切,但比利时政府已明确表示,为防止给本国的卫生系统造成不必要的饱和压力,暂不从国外接受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患者。首相索菲·威尔梅斯(SophieWilmès)内阁向报纸De Tijd证实,并且也拒绝了来自荷兰和意大利的求救信息。

《De Tijd》报纸根据政府内部人士披露,当前比利时确实收到了来自意大利和荷兰医院提出的请求,但,直到我们国家迎来拐点前的这段时间里,救治本国民仍是我们首要且主要的工作重点,也就是说,现在我们不能也没有条件接受国外患者。 如果我们比其他欧洲国家提前迎来拐点转折(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了),那时候,看情况,我们也许会考虑收治外国患者。

比利时婉拒,德国则决定照顾接收少量意大利患者,以缓解其濒临崩溃的医疗机构。在瑞士和卢森堡大公国的帮助下,德国也向法国伸出了援助之手,为阿尔萨斯(Alsace)受到疫情严重打击的患者提供帮助。

原文链接:https://www.rtl.be/info/belgique/societe/coronavirus-en-belgique-plus-aucun-patient-venant-de-l-etranger-ne-sera-admis-dans-les-hopitaux-1207695.aspx

相关阅读:比利时医生呼吁:我们不能见死不救,要把意大利的患者接过来治!

以下是3月25日消息:

比利时3月25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668例,具体429人在弗拉芒区,57例在布鲁塞尔大区,176例在瓦隆大区,其中2308人在医院接受治疗,547人治愈出院,目前总计感染人数4937例。同时出现178例患者死亡(最年轻的是39岁,其余基本是中老人)。

以下是3月24日消息:

比利时3月24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526例,具体381人在弗拉芒区,38例在布鲁塞尔大区,87例在瓦隆大区,其中1859人在医院接受治疗,381人重症,410人治愈出院,目前总计感染人数4269例。同时出现122例患者死亡(最年轻的是39岁,其余基本是中老人)。

以下是3月23日消息:

比利时3月23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342例,具体173人在弗拉芒区,45例在布鲁塞尔大区,118例在瓦隆大区,其中1643人在医院接受治疗,322人重症,350人治愈出院,目前总计感染人数3743例。同时出现88例患者死亡(最年轻的是39岁,其余基本是中老人)。

中国来的五百万口罩 遗憾不能给一线医护人员使用

在当前如此严重的疫情之下,本周五有一件令人振奋的事:从上海寄来的五百万只医用外科口罩抵达列日!这些口罩从昨晚开始,就在国家严格的武装保护下被发往各个医院了。稍微有点遗憾,这些医用外壳口罩并不是给一线医务人员使用的,因为他们并不能有效地防止新冠病毒。

公共服务中心职员Carine Rosteleur说:“医用外科口罩通常是在手术时用来防止自己的病毒或者细菌传播出去。感染新冠病毒的医生戴了口罩就不会感染他的病人或同事。但是这个东西并不能阻挡病毒。一个被感染的病人依然能够把病毒传染给他身边戴了医用外科口罩的人。在医院里,仅仅用外科口罩来自我防护是完全不够的。”

在许多公立医院里,感染压力不断增加,护士和医生们都担心自己会感染病毒,从而在接下来几周内都不能再照顾患者。

目前,国内的医院都能够靠其库存的FFP2和FFP3的口罩勉强支撑,但是情况不容乐观。在某些医院,我们甚至会命令医护人员同一个口罩连续佩戴两三天—但实际上这些口罩的寿命最多也就6到8个小时,超过了其期限的话,过滤器就不太有用了。在Saint-Luc大学医院里,能支撑其运转的依然是那些原有的口罩库存。主管重症监护区的Pierre-François Laterre告诉我们:“现在我们只能依靠着医院的库存,我们预定的订单都没到货。有些被国家分发了FFP2口罩的人给我们捐赠了一些FFP2,这些口罩是完全可以使用的。但是有一点需要明确的是:目前的库存如果要坚持几个星期的话肯定是不够的。”

一般来说,在医院里的人佩戴医用外科口罩是可以的。但是根据Pierre-François Laterre所述,这并不是说只配戴医用外科口罩就足够了,我们只是讲“戴着总比什么都不戴强”。

事实上,在医院这种人流量密集的区域,所有人都可能与感染者进行直接或间接的接触。那些负责清洁卫生的工作人员更需要额外防护。Carine Rosteleur说:“这些清洁工在病人的房间里毫无防备地工作。有时候他们可能会被配发外科口罩,有时候什么都没有。此外,在他们活动的过程中,他们还可能成为病毒的传播者,因为我们知道病毒可以在物体的表面和空气中存活数个小时。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那么可能会有越来越多在医院工作的人被感染,并导致整个医院缺少医护人员。我们在这里给大家敲个警钟。”除此之外,据我们所知,那些抬担架的工作人员在与病患接触的时候也是没有佩戴口罩的。。

Carine Rosteleur说:“很多医院正在向社会求助,请求捐赠医疗器械。这件事非常不正常。在目前这种特殊情况下,政府应该动用其特殊的战时职权来为医院征用必需的医疗物资,这样医院才有能力在接下来的几周内接收大量的确诊患者。”

卫生部长Maggie De Block表示,周四晚上已经有十万只FFP2的口罩抵达欧洲。这些口罩按道理来说是给意大利的。不过意大利已经找到了一个口罩供应方,并把口罩退还到了比利时。“意大利自己寻找的口罩在几天内就会到货。总之,我们无论如何都要确保医护人员的安全,给这些高风险提供贴切的防护。”卫生部长说。

以下为3月22日消息:

布鲁塞尔一位年轻的父亲39岁因病毒而死

今日列入COVID-19病毒死亡名单中,就有一位年轻人,是一位来自布鲁塞尔的39岁父亲。据HLN报道,上周末该年青父亲还跟朋友开派对来嘲笑政府对病毒漫延的局部封锁政策。这样一则不幸的消息让年青人重视肺炎病毒不但对年老人造成威胁,免疫力低的群体包括年轻人也在危险名单中。

以下是3月21日消息:

比利时3月21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558例,具体292人在弗拉芒区,50例在布鲁塞尔大区,200例在瓦隆大区,其中1089人在医院接受治疗,238人重症,176人上呼吸机,目前总计感染人数2815例。同时出现67例患者死亡(最年轻的是54岁,其余基本是老人)。

以下是3月20日消息:

比利时3月20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462例,具体302人在弗拉芒区,43例在布鲁塞尔大区,90例在瓦隆大区,其中837人在医院接受治疗,164人重症,114人上呼吸机,31人治愈,目前总计感染人数2257例。同时出现37例患者死亡(最年轻的是54岁,其余基本是老人)。

比利时联邦警察和欧洲刑警严查借疫情非法赚钱的任何行为

比利时联邦警察首席专员埃迪·德·拉特(Twitter Eddy De Raedt)在3月17日发出警告说,联邦司法警察正密切关注任何想利用或借助”疫情病毒““非法”赚钱的人(换句话说发国难财的人)。联邦警察解释道:“我们的服务部门已准备好对付与这场危机有关的任何形式的犯罪。”

首席专员在推特上写道:“联邦司法警察正在对病毒危机引发的犯罪行为进行监测。那些有意通过从这次危机中牟取暴利来非法致富的人将得到特别追踪……” 。“当然,我们的司法部门仍然很活跃,并准备对与冠状病毒危机有关的任何形式的犯罪作出反应,涉及范围广泛”。

同一时间,欧洲刑警组织的最高领导人凯瑟琳·德波勒(Catherine De Bolle)也发出警告:“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现阶段一些人利用人们对病毒的恐惧心里,来提供他们所需要的产品,比如医药用品,口罩或消毒洗手液及止疼消炎药,因人们需求量大,不法分子趁机兜售,获取暴利。”

De Bolle还举例说明:“用于建筑的防尘口罩在互联网上的售价居然为每个100欧元以上。我们会对此进行监控,包括通过社交媒体”。

更令人担忧的是,药品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