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着春天出发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日前,在安徽省淮北市创新大道衔接的矿地复垦油菜花田里,孩子们在志愿者带领下,在一望无际的油菜花海中开心地放风筝。  周方玲(人民视觉)

在南京秦淮河边,吴昊(右)与妻子合影留念。

在天台县平桥镇张思古村,王典奇(右)与宗渊书院创办人陈一平合影。

在北京凉水河边,范轩在跑步。

在温州市鹿城区三乐亭施粥点,戴沿胜(右)正和志愿者一起分装饭菜。  (均由受访者供图)

“今年北京的春天,我会记忆一生”

本报记者  张  红

“这场疫情让我宅在北京的家中,时间一长,反而发现了很多原来根本没有注意到的‘美’。”旅居德国多年的范轩,印象中很久没有在国内待这么长时间了。

“我家楼下就是凉水河。但是,从2005年搬进这个小区,前几天我才第一次走近这条河。”最近,范轩每天都会在沿河跑道上跑6—8公里。“凉水河曾经是一条臭水沟,治理后已经成为周边居民特别乐意去休闲和锻炼的地方。我觉得,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这条近在咫尺却从未探访过的河。于是,我专门抽了一天时间,沿河步行了三四十公里。清澈的河水、绿色的植被、水中的小鱼,还有散步和钓鱼的人,非常有意思。这是疫情带给我的一点积极的东西:静下心来,关注身边过去忽略的人和事。”

感受过冬日的阴霾,所以愈加珍惜春光的明媚。过去的近两个月,范轩的心情一直很沉重。

1月20日,范轩从德国启程回国,用他的话说,“传统佳节嘛,要回到文化母体”。

原计划停留两周左右。然而,没想到,变化来得那么快。1月23日,武汉暂时关闭离汉通道。几天后,他原计划乘坐的荷兰航空暂停中国航线。“那时候,如果真想回德国,当然是有办法的。不过,我觉得,什么叫同呼吸共命运?这种时候,我就应该待在我的中国,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几经周折,范轩申请成为社区的志愿者。“2月11日开始,我做了5周志愿者。刚开始,人手少,我家里也没什么事,所以夜班上得多一些。”那是一段压抑的日子,“我记得,有一天,北京下雪了。街上没有人、没有车,我一个人站在阳台上,眼泪止不住地流。”

终于,随着中国疫情防控形势的好转、生产生活的有序恢复,人们开始走出家门,感受春天的美好。“上周日,阳光明媚,我和几个朋友相约去五环边的古塔公园。那是个很美丽的公园,有一座始建于16世纪的明代宝塔,有湖区,有大片盛开的樱花。我们在公园里散步,湖区野餐,聊天谈心,很高兴。”范轩说,“进公园时,我们要进行体温检测、实名登记并且需要出示所居住小区的出入卡。虽然麻烦了些,但是很必要,这也让我们觉得安心。”

“2020年我在北京感受到的春天是我会记忆一生的春天。”范轩说,“现在,我们的活动范围在逐步扩大,也逐渐从心理阴霾中走了出来。未来,相信大多数人都会和我一样,更爱自己的城市,更爱自己的国家。”

“玄武湖边,樱花开得正盛”

本报记者  严  瑜

玄武湖畔,梨花似雪草如烟;秦淮河边,风吹柳花满店香。江苏南京,春天如约而至。走在熟悉的街头巷尾,满眼春意,俄罗斯华侨华人青年联合会会长吴昊的心也跟着舒朗起来。

从1993年远赴海外求学算起,这是吴昊20多年来在老家南京待得最久的一个春天。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回国过年的吴昊选择留在家乡,没有急着返回俄罗斯。这让他有了一个难得的机会,与家人共享久违的团聚之乐,欣赏春到金陵的动人盛景。

几天前,随着疫情形势好转,趁着春光明媚,吴昊和家人去玄武湖、夫子庙逛了逛。这是游客来到南京的“打卡圣地”,也承载着吴昊的游子乡愁。

“玄武湖边,樱花开得正盛!不少游客和我们一样,兴致勃勃地赶来赏花踏青。各种店铺也都开张了,我们在夫子庙特意买了一盒臭豆腐,尝尝儿时的味道。无论走到哪里,都能感到整座城市正在焕发生机。”吴昊感叹。于他而言,所见所闻,既熟悉又新鲜。

而在亲眼见证一场轰轰烈烈的中国疫情防控阻击战之后,吴昊觉得,眼前的这个春天,更显珍贵。

“在玄武湖的樱花树下,一块标语让我非常感动:‘武汉的樱花也开了。’正是因为全国人民同心协力、众志成城,才有了来之不易的战疫成果,才让这个春天更加美好。”吴昊说。

如今,各地生产生活正在有序步入正轨。前不久,为了刺激经济,南京放出“大招”,宣布向市民和困难群体发放超3亿元消费券。“我抽中一张图书消费券,买书可以优惠!我孩子今年上初三,也已正式开学了。”吴昊迫不及待地和记者分享了家里最近接踵而来的好消息。

当前,全球疫情蔓延形势依然严峻。身在国内,吴昊几乎每天都会和俄罗斯的华侨华人及当地朋友联系,关心他们的境况。“许多俄罗斯朋友都对我说,他们非常钦佩中国政府在疫情暴发之后采取的果断举措,也特别赞赏中国政府为其他国家防控疫情提供的力所能及的帮助。”俄罗斯友人的话语,让吴昊心中的自豪之情更加强烈。

“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期待在中国和世界各国的共同努力下,更多朋友能够早日战胜疫情,尽情享受春光。”吴昊说。

“陶醉在家乡春日盛景中”

本报记者  李嘉宝

一汪碧波泛起层层涟漪,倒映着岸边的绿荫。湖堤步道上,零星的行人正悠闲散步,不时有骑着脚踏车的孩子擦身而过,留下一路欢笑。蓝天白云下,几只风筝上下翩飞……近日,加拿大中国(友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王典奇在朋友圈中发了这样一则小视频。“谁不说俺家乡好!始丰湖公园即景。”他写道。

这幅春景位于王典奇的家乡——浙江省台州市天台县。“目前,浙江省已连续一个多月无本地新增病例,本地确诊病例实现‘清零’。天气慢慢暖和了,戴好口罩,出门迎接春天!”王典奇笑着说。

今年春节,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王典奇的计划。原本打算大年初一回温哥华的王典奇,在家乡度过了最长的春节假期。

“这段时间,省、市、县各级政府严格防控疫情,社区工作人员日夜值守,我心里一下子踏实了。”王典奇说,“趁此机会在家多陪陪老母亲,和老朋友电话叙叙友情,也很充实。”

随着疫情形势好转,王典奇开始“打卡”家乡大大小小的景点。始丰湖公园成为他最常去的地方。“变化太大了,让我眼前一亮!”王典奇说,“近几年,浙江省开展‘五水共治’,始丰湖更加清澈了。这是真正的民生工程!”

龙溪乡的桃花竞相绽放,赤城山上的紫荆花漫山遍野,福溪石塘金村的梨花十里香雪,天台山的石梁飞瀑喷涌而下……王典奇陶醉在家乡的春日盛景中,一路徜徉,一路赞叹。“基础设施完善,防控工作到位。游人自觉戴好口罩,分散活动。”

家乡风景美,人文风情更美。“天台县是有两千年历史的文化名城,是中华和合文化的发祥地。”王典奇自豪地说。最近,他还踏访了国清寺、古方广寺、张思古村等地,对家乡深厚的文化底蕴有了更多了解。

在张思古村,王典奇特地拜访了张思古村“宗渊书院”的创办人陈一平先生。“2019年,张思古村入选第七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是人才辈出的文化胜地。宗渊书院旨在传承张思古村耕读重教的传统,激励青年学子奋发进取。”王典奇说。

“山海水城、和合圣地、制造之都,这是家乡台州的三张闪亮名片。我会介绍更多的侨胞朋友来这里观光旅游,投资创业!”王典奇自豪地说。

“又能排队买东西吃,真好!”

本报记者  贾平凡

“来踏青的人太多了。在公园停车缴费的地方,即使不用人工服务,扫二维码付款,也要排队半个多小时。”提及两周前驾车春游的经历,罗马尼亚归侨戴沿胜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停车位“一位难求”。

“前段时间,浙江省将疫情防控应急响应从一级调整为二级。温州市的生产生活逐步恢复正常。春天来了,大家都出来玩儿了。很多家庭带着帐篷在公园里野营。”在温州市鹿城区三垟湿地公园,戴沿胜和家人一起沐浴春光:“阳光明媚,在公园里,桃花、樱花、玉兰等各种花都竞相开放;湖边的柳树都发出新芽,很有杭州西湖‘柳浪闻莺’的感觉。看到这些美景,人的心情都开朗起来了,一扫疫情期间宅在家的烦闷。”

“公园里,大家都带着口罩,尽量不扎堆。”戴沿胜观察到,城市各处对疫情防控依然毫不松懈:“环境相对封闭的菜市场和海鲜市场,都有红外线测温仪,会自动给人量体温。出入这些地方,人们需要出示健康码,排队也自觉隔开一定距离。”

一个多月以来,戴沿胜明显感觉,社会生活秩序恢复正常的节奏不断加快:“很多企业复工复产,路上的车多了,菜市场和海鲜市场的人流量也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生活气息更浓了。”

前段时间,为了给孩子们买爱吃的板栗和手工麻花,戴沿胜专门驱车到温州鹿城区纱帽河的店铺排队购买。他笑言:“又重温买东西吃也要排队的感觉了!真好!”

疫情发生以来,戴沿胜没闲着。“我加入到‘高温青年社区’志愿者组织,协助抗击疫情。哪里人手不够,我就去搭把手。”戴沿胜介绍:“现在海外疫情加重,温州在海外的华侨很多,大家又一起忙着驰援海外。”

除此之外,戴沿胜经常参加的公益行动也开始恢复正常:到“温州市道德地标”——红日亭、三乐亭等施粥点帮忙做饭、送饭。

“我家以前住在红日亭附近,一直有到那里帮忙的习惯。因为疫情,我在家待得也憋闷,不如去帮帮忙。为别人也是为自己,我心里是很快乐的。”戴沿胜强调:“做公益我一直是认真的。”

“去乐清乘渔船捕鱼,去瑞安赏油菜花,去西雁荡山寻幽览胜……”戴沿胜列了一长串周末春游计划:“周一到周五孩子们都在家上网课,周末一定要带他们出去散散心。”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4月10日   第 06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