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4比国疫情】新增282人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本平台综合整理,实时更新)比利时5月24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282例感染(其中193人在弗兰德斯, 65人在瓦隆,24人在布鲁塞尔),43人死亡,仍有1324人住院,256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57092例,9280例患者死亡。

以下是5月23日消息:

比利时5月23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299例感染(其中213人在弗兰德斯, 66人在瓦隆,20人在布鲁塞尔),24人死亡,仍有1388人住院,259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56810例,9237例患者死亡。

以下是5月22日消息:

比利时5月22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276例感染,26人死亡,仍有1415人住院,268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56511例,9212例患者死亡。

瓦隆和布鲁塞尔咖啡馆业主联合提起法律诉讼

比利时咖啡馆联合会称,自3月13日实行封闭管理、咖啡馆关闭以来,咖啡店经营者没有任何收入,一直处于迷茫状态。为了使咖啡厅能够享受一些必要的政策来维持生计,该联合会已经决定代表各咖啡厅采取法律途径。该联合会称,在佛兰德地区,政府给予了同行企业的援助措施,包括在关闭期间每天给予160欧元的资金补助,让我们很明显地看到了瓦隆大区和布鲁塞尔首都大区所采取的救助措施中的歧视现象:差距太大了!!

以下是5月21日消息:

比利时5月21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252例感染(其中175人在弗兰德斯, 56人在瓦隆,21人在布鲁塞尔),37人死亡,仍有1448人住院,277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56235例,9186例患者死亡。

瓦隆大区欲向餐饮业发放第二轮补助!

瓦隆方面希望餐饮业恢复营业的日期尽早确定下来,“最好在一周后召开的国家安全委员会(CNS)会议上,”瓦隆地区负责经济的副首席大臣Willy Borsus在周三下午的议会全体会议上说。“我们还希望接下来联邦能出台更多援助措施,例如延长临时失业期。”至于瓦隆政府给受疫情影响严重、至今没有恢复营业的行业发放第二次补贴(第一次5000欧),Willy Borsus在接受议员André Antoine (cdH)质询时表示也不是没有可能。

以下是5月20日消息:

比利时5月20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192例感染(其中117人在弗兰德斯, 57人在瓦隆,18人在布鲁塞尔),42人死亡,仍有1527人住院,313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55983例,9150例患者死亡。

比利时药店说:数码体温计脱销

比利时药剂师协会(APB)警告称,药店目前面临温度计供不应求,存在着非常紧急的短缺问题。

“数码体温计全国都没有几家店有货,“APB的Lieven Zwaenepoel告诉我们。”红外温度计则库存更少。“他说,在发烧被各大卫生机构列为新冠病毒的主要症状之一后,人们便开始疯狂求购新型体温计。

在疫情爆发初期,口罩和免水洗手液的短缺是最为明显的,不过在一些医护人员和群众转而佩戴可重复使用的口罩后,这些商品的短缺渐渐成为了过去式。曾经因在新冠病毒的临床效果上起作用而风靡一时供不应求的扑热息痛,其库存目前也已逐步填充。然而随着解封政策的逐步实施,温度计的供应则成了各药店最为头疼的问题。

Zwaenepoel说,目前药剂师协会尚未找到应对该暂时性短缺的解决办法,可能最晚在六月情况才有机会改善。“幸运的是,大多数人家里目前都还有能够工作的温度计“,Zwaenepoel说。

以下是5月19日消息:

比利时5月19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232例感染(其中176人在弗兰德斯, 40人在瓦隆,16人在布鲁塞尔),29人死亡,仍有1630人住院,345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55791例,9108例患者死亡。

研究人员强调要从新冠危机中吸取教训

来自世界各地600余所大学的超过3000名研究人员联合呼吁,希望在世界从新冠危机中恢复之际建立一个更加民主的可持续性社会。这份在世界各国的约20家报纸上发表的公开信中强调了使企业民主化、劳动力去商品化和治理环境污染的必要性。这些研究人员认为,现在的发展模式是不可持续的,只有通过深刻的社会变革才能让世界有能力处理全球性健康危机、气候危机、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

他们强调,劳动者“不能沦为资源”,在企业中劳动者应被当做公民对待;呼吁提高最低工资标准,缩小工资差距,让员工更多地参与企业内部的决策。他们认为,不能把劳动力看成是一种简单的商品,不能让利润至上的逻辑决定一切,要保护某些部门不受不规范的市场的唯一规律的约束。他们补充说,每个人都需要有机会在保证其尊严的前提下工作,建议建立全民就业保障制度。他们还呼吁各国在企业内部实行真正的内部民主,同时遵守严格的社会规则和环境标准,因为只有通过民主方式经营的企业才有能力进行生态转型。

“作为科学家和研究人员,我们的责任是通过在对社会的各种组织方式进行严格研究的基础上,传播有用的知识,帮助社会选择未来,”发起宣言的三位来自比利时和法国研究人员伊莎贝尔-费雷拉斯(Isabelle Ferreras)、朱莉-巴蒂拉纳(Julie Battilana)和多米尼克-梅达(Dominique Méda)指出。”多亏了他们的研究,学者们可以帮助社会从过去的错误中吸取教训,寻找替代方案,改变一成不变的局面,使我们的社会走上民主和可持续的经济发展之路。”她们解释道。

以下是5月18日消息:

比利时5月18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279例感染(其中147人在弗兰德斯, 108人在瓦隆,22人在布鲁塞尔),47人死亡,仍有1614人住院,342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55559例,9080例患者死亡。

寻找存在感的政治操作?圣皮埃尔医院的抗议引发热论

联邦部长Marie Christine Marghem周日在Facebook上说,圣皮埃尔大学医院一部分员工周六在首相Sophie Wilmès访问期间举行的抗议是非常荒谬和政治化的。

联邦部长Marie Christine Marghem

“显然,一些医院的工作人员想要破坏国家过去几个月来建立起来的共情心和钦佩感,他们就像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孩子一样,采取了及其荒谬的行动。这正是证明这些政治化的工会反对派被左翼领导的强有力的证据,“这名大臣在她的文章中写道,但是在中午删除了这篇推文。另一方面,她强调了总理在医院受到了“热烈”欢迎,并讨论了目前形势的困难、该部门的需求和改善后的前景。

上周六比利时首相前往布鲁塞尔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医疗中心Saint-Pierre医院慰问,受到了部分医护人员的“非热烈”欢迎

Marghem的猛烈抨击与Wilmès的好言好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Wilmès曾与员工们进行过一次交流,因为后者抗议在自己已经自愿动员抗议且呼吁提高医护人员提高职业素养的情况下仍然有可能被国家强制征用。Wilmès对RTBF说:“没有人能够对医护人员的痛苦和困难视而不见,我们早已感同身受。这种痛苦和困难在危机前就已经存在,并随着困难的增加愈来愈重。”她表示希望向公众传达“一个冷静的信息”,并要求国家“结构性地重估医护行业所带来的价值”。

为抗议政府对医护人员的政策,该医院的员工采取冷处理背对的欢迎方式,引发了民众及政客的骂战

在删除了推文后,Marghem部长又继续对他们所引发的愤怒言论作出回应。她强调,“你需要了解这家医院的情况:该医院隶属于布鲁塞尔公共社会援助中心(CPAS),Yvan Mayeur和Peralta曾在那里进行了许多项政治提名。” (这里所指的是前布鲁塞尔市长Yvan Mayeur和圣皮埃尔大学医院前主席Pascal Peralta,这两位政客曾被卷入导致市长在2017年辞职的金融丑闻“萨缪社会事件”)。

她还说:“我的文章只是表明,这些旨在成为报纸头条的政治化场景,与如今需要进行的同心协力的建设背道而驰,”她补充道,“言论自由使人们听到自己的问题并促使我们更好地进行对话。我也知道,社会要求的同理心并不总是存在的。只有从错误中吸取教训,我们才能做得更好。”

以下是5月17日消息:

比利时5月17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291例感染,(其中169人在弗兰德斯, 84人在瓦隆,36人在布鲁塞尔),47人死亡,仍有1622人住院,371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55280例,9052例患者死亡。

以下是5月16日消息:

比利时5月16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345例感染,47人死亡,仍有1750人住院,364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54989例,9005例患者死亡。

以下是5月15日消息:

如果有冠状病毒疫苗上市,谁有权先接种疫苗?

联邦政府疫情发言人伊夫·范·莱瑟姆(Yves Van Laethem)在接受Sudinfo采访时解释说,这种疫苗并非所有人都可以买到,也可以肯定的是不会每个人都拥有一个疫苗,这是合乎逻辑的,因为我们从0开始,并且所有国家都将最乐观的说法是到2021年春夏市场上将有几百万疫苗。对于全世界70亿人口来说,这简直是杯水车薪。

他建议优先接种这三类人群:65岁以上人群,高血压或糖尿病患者以及医护人员。

据悉,联邦政府已拨款2000万欧元用于加速疫苗开发的项目,该项目将安特卫普和布鲁塞尔的大学联合起来。比利时正在以这种方式进行投资,为下一次大流行做好准备。

以下是5月13日消息:

比利时5月13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202例感染,82人死亡,仍有2014人住院,420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53981例,8843例患者死亡。

以下是5月12日消息:

比利时5月12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330例感染,65人死亡,仍有2230人住院,465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53779例,8761例患者死亡。

疫情“经济后遗症”逐渐展现:比利时各大公司欲裁员20万人

政府专家小组的调查数据显示,比利时公司计划裁员约五分之一,这意味着将有近20万人失业。经济风险管理小组(ERMG)对总共2675家公司进行了调查,其中包括自雇人士,这些公司的业务深受疫情影响。这项调查于4月5日进行,恰逢开始推动经济复苏之际,在接受临时失业计划调查的被调查公司中,五分之一的人表示,在失业计划结束后,有可能解雇人员。

根据国家就业办公室(ONEM / RVA)的估计,目前大约有900,000人处于失业状态,ERMG说:“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大约有18万名员工可能会失业。”该组织写道:“这几乎是私营部门雇员总数的6%”。调查结果显示,贸易和建筑业务强劲复苏,而房地产,IT和通讯等部门的活动停滞不前。这场危机也使农业部门遭受重创,由于饭店和餐饮业的关闭,供应链中断。

周一,弗拉芒农民协会发出呼吁,要求政府为猪肉生产者提供帮助,因为他们无法将养肥的动物送到户外草场上,室内已经没有地方了。

破产风险

该组织的调查显示,大约有7%的公司表示,他们很可能或非常有可能破产,在艺术和娱乐行业,这一比例上升到28%。对于餐饮业,调查显示,有19%的公司担心由于危机而破产。ERMG在报告中表示,目前逐步解除宽松政策的全面影响可能为时过早,预计收入损失将在未来几周内减少。文章写道:“尽管经济逐步复苏,但应该强调的是,恢复可能会花费很长时间。”他补充说,对于60%的公司而言,恢复的主要障碍是需求不足。

超1000人在医院被感染新冠病毒

根据Sciensano的数字,似乎有1,080名因Covid-19住院的患者已在医院感染。这个比例甚至可能翻倍,而对于一半的患者,没有关于感染源的具体数据。不能总是肯定地说某人已被医院感染。但是,如果某人已经住院了很长时间,并且突然被Covid-19检测为阳性,那么毫无疑问。还应了解该患者可能在潜伏期已入院。 Sciensano的数据显示,在治疗期间因Covid-19住院的患者中有很大一部分被感染:14%的人在医院期间,6%的医护人员和22%的疗养院人员。这些医院感染在过去几周中持续存在,但比4月初有所减少。医院中发生感染的事实并不意味着那里的风险更高。重要的是不要因为担心Covid-19感染而推迟看病。

一37岁男子当着三个孩子的面杀死老婆

据布鲁塞尔警方介绍,一名37岁的男子涉嫌在家庭公寓中杀害了他的妻子,已在Uccle被捕。据称,该男子在刺伤后,本人向警方报警,并宣布他杀死了妻子。救护车于上午10:30左右抵达现场,但无法挽救该名女子的性命。该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这对夫妇的三个孩子是目击者,目前在外祖父家里。

以下是5月11日消息:

比利时5月11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368例感染(测试了18608人),62人死亡,仍有478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53449例,8707例患者死亡。

全国商店开门,各地宜家和Action爆满

今早八点半,比利时各地商店门外,特别是宜家或Action门前就排起了长队,以下是RTL记者现场实拍

布鲁塞尔市内最大的宜家店,排起了长队,似乎还有点拥挤混乱

布鲁塞尔大区交通STIB司机今早罢工

特别是那些有轨电车的司机对政府突然解封的政策表示很不满和担心,“几乎每辆Tram里同时有80到90人在一起,即使都带口罩,这也不行啊!根本没有任何社交距离,我们不想冒这个风险!”

以下是5月10日消息:

比利时5月10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485例感染,75人死亡,目前总计感染人数53081例,8656例患者死亡。

以下是5月9日消息:

比利时5月9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585例感染,76人死亡,仍有2381人住院,502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52596例,8581例患者死亡。

以下是5月8日消息:

比利时5月8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591例感染,107人死亡,仍有2555人住院,508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52011例,8521例患者死亡。

比利时首相回应“超市口罩质差价高”的质疑并补充说:我们的口罩够用了?!

本周四,在众议院的全体会议上,Sophie Wilmès首相回答了关于在周三召开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上所做决定的一系列问题。会议针对口罩及其质量和价格的相关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Wilmès首相也在这方面受到了法语社会党(PS)和工人党(PTB)的批评。

“正如我们所见,由于政府缺乏对价格的合理管控,口罩和酒精洗手液的价格正在疯涨,”法语社会党的Patrick Prévot说道。“口罩库存的短缺应归咎于你们(联邦政府),因为你们对此缺乏远见并把这些责任全部都推给地方的市长,“他补充道。”而超市里的那些口罩,其质量从上市起就开始被专业人士和购买者质疑,“他还告诉政府应尽快”在这种混乱的状况中恢复秩序。“

工人党的Raoul Hedebouw则嘲讽地说:“在世界口罩供应充足的情况下,我们居然到现在还是不足。”此外,他同样提议对口罩价格进行限制。

针对法语社会党指责的声音,Wilmès解释道:“全国各级政府都尽了其最大的努力。联邦政府是支持地区政府抗疫的后盾。但是别忘了,地方政府本身是有对疫情的抵抗能力的,也应该对此承担责任。”

“现在我国市场上的口罩供应并不短缺,”Wilmès补充道。“联邦战略口罩的库存目前为四千万只。此外,超市每周提供的五百万只口罩也应同样是国家口罩库存的一部分。”她强调,允许超市售卖口罩也会帮助国家“补充库存“。首相还声称在月底再额外补充一千两百万只布口罩和两千两百万个滤芯来增强自制口罩的防护功能。

“你不能在批评政府做得不够之后责怪政府所做出的决定,”她总结道。“至于价格问题,我们不应投机取巧。大家应该知道世界市场上口罩的价格是遵循供求规律的。假装这个规律不存在其实就是在对公众撒谎。”

以下是5月7日消息:

比利时5月7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639例感染,80人死亡,仍有2688人住院,538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51420例,8415例患者死亡。

以下是5月6日消息:

比利时5月6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272例感染,339人死亡,仍有2489人住院,646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50781例,8339例患者死亡。

Princess Louise, Prince Laurent of Belgium, Prince Aymeric, Prince Nicolas and Princess Claire of Belgium pictured at a visit to the 8th edition of ‘Plan Froid’ organised by the ‘Fondation Prince Laurent, Friday 21 December 2018, in Brussels. Plan Froid helps homeless people with pet animals during the winter period. BELGA PHOTO HATIM KAGHAT

比利时国王的弟弟,洛朗王子确认自家成员有感染病毒

在接受晚报记者独家专访时,比利时皇室成员洛朗王子表示,”病毒不请自来“(”Le coronavirus s’est invité dans notre foyer”),自己的家人也没能在这次疫情中幸免,承认有家庭成员被感染,并在家中隔离。他并没有说明是哪位家庭成员(王子一家五口)被感染,但他表示没有去医院治疗,意指并无大碍。

以下是5月5日消息:

比利时5月5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242例感染,97人死亡,仍有3082人住院,646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50509例,8016例患者死亡。

以下是5月4日消息:

“不负责任!”:本国严重短缺,比利时却还在出口口罩

De Tijd报周六发布报道称,尽管国内口罩短缺,3月15日至今,比利时仍旧颁布了284份许可证,允许向欧盟以外的国家出口口罩、护目镜和其他防护用品。

3月15日,欧盟就禁止了“个人防护性医疗用品”的出口。只有在成员国明确授权的前提下,口罩和其他防护用品才能越过欧盟边界进行出口。

比利时联邦公共经济服务处获得了颁发口罩出口许可证的授权。De Tijd报的调查显示,3月15日起,该部门共颁布了284份许可证,这也就意味着从那时起,平均每天都有六批货物进行了出口。

联邦公共经济服务处的发言人Chantal De Pauw表示,出口中大部分许可(116份)是根据合同规定和商业义务签发的。剩余的许可中,103份是基于“人道主义援助”,56份是“企业内部”运输,9份是“给父母的礼物或包裹”。

这284起运输的详细信息,例如数量、被授权出口的公司名称和包裹目标国,并没有被公开。

该报引用了摩纳哥卫生部部长Didier Gamerdinger两周前的一份声明,认为摩纳哥很有可能收到了来自比利时的“大量”口罩。Didier在声明中提到,三月时摩纳哥根本买不到口罩,不过现在他们找到了一个可靠的供货来源:有一些口罩是来自法国,但“很多是来自比利时的”。据De Tijd报道,两周前摩纳哥就开始免费向本国居民发放口罩了。

社会党:“不负责任!”

社会党和绿党周六表示,他们将就此质询经济部部长Nathalie Muylle(CD&V)。“我们了解到,很多口罩被运往了摩纳哥,可是我们国家自己还没有足够的口罩,市政府不得不用布质口罩充数。”社会党领袖Ahmed Laaouej在议会上说道。即使他承认国际团结的价值观,但他认为这种状况是“可耻的”“不负责任的”。议会绿党领袖Georges Gilkinet表示,他自己也感到十分震惊。“出于合作和发展角度进行的出口当然是不会受到此类质疑的。但是,摩纳哥公国很难被放在需要被支援的国家那一类里。”(吴一凡 编译)

以下是5月3日消息:

比利时5月3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389例感染,79人死亡,仍有3056人住院,674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49906例,7844例患者死亡。

以下是5月2日消息:

比利时5月2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485例感染,82人死亡,目前总计感染人数49517例,7765例患者死亡。

联邦警察在Tubize收缴5千副口罩

据瓦隆·布拉班特检察官办公室周五说,在Tubize查获了5000张外科口罩,这些是在Facebook上非法出售的。该地区的警官和联邦公共经济服务局的职员对Facebook上出售各种物品(包括口罩)进行了联合调查。

在星期四的下午,调查人员在一个40岁的当地居民家中发现了5,000个口罩,随即被收缴。检察官办公室发言人告诉记者,卖方没有任何商业授权,违反了部长令的第2条,将面临25,000欧元的罚款。

以下是5月1日消息:

比利时5月1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513例感染,130人死亡,目前总计感染人数49032例,7724例患者死亡。

比利时社会党(PS)有意给中低收入家庭发放200€补助

“地方上已经给部分企业和个体户发放了4000-5000€的补助,”社会党领导人Ahmed Laaouej周四接受DH报采访时说。他承认这些都是必要的措施,“要想让经济复苏,除恢复生产以外,民众还要具备一定的购买力,两者缺一不可。”此次拨款总额预计将达到六亿欧元,将有三百万人从中受益。

社会党还呼吁暂时取消个人消费信贷并报销部分汽车保险,毕竟封城期间路上车辆少了,发生事故的概率也小了。在本周早些时候,财政部长Alexander De Croo曾表示,截至目前,联邦政府为保护经济已支出了超过一百亿欧元。

以下是4月30日消息:

六成比利时人都自备了口罩,准备”解封“

据媒体报道,面对5月4日逐步开始的解封,比利时民众似乎已经有所准备,目前六成人自备了口罩,仍有四成左右还没有。同时,国铁也在全国各地火车站内出售口罩和洗手液(包括站内的商店里),方便需要的乘客购买。

另,越来越多的公司转投口罩生意,林堡省一家公司就推出一款口罩和洗手液(包括手套)的售卖机,放置在城市的各个地方(医院,学校,市政厅或商场),供人们购买(投币)见下图。

布鲁塞尔航空公司官宣,从5月4日起到8月31日,凡是乘坐该航空的旅客必须佩戴口罩,否则将不被允许登机,同时也延长停飞时间到6月1日,即在这之前所有布鲁塞尔航空公司的航班都取消。

以下是4月29日消息:

比利时4月29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525例感染,170人死亡,截止今日4050人仍在医院接受治疗,797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47859例,7501例患者死亡。

以下是4月28日消息:

比利时4月28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647例感染,134人死亡,截止今日3976人仍在医院接受治疗,876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47334例,7331例患者死亡。

以下是4月27日消息:

比利时4月27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553例感染(281例在弗兰德斯, 189例在瓦隆,77例在布鲁塞尔,6例无地址),113人死亡,截止今日3968人仍在医院接受治疗,903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46687例,7207例患者死亡。

以下是4月26日消息:

比利时4月26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809例感染,178人死亡,截止今日3959人仍在医院接受治疗,891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46134例,7094例患者死亡。

以下是4月25日消息:

比利时4月25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1032例感染,其中431例在弗拉芒, 355例在瓦隆, 128例在布鲁塞尔,还有118例未知(具体地点) ,241人死亡,截止今日4195人仍在医院接受治疗,934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45325例,6917例患者死亡。

口罩即将在超市出售

这个主意是比利时专门进行大规模生产销售的公司S-Promotion提出的,他们提议,工业化生产大量可重复使用的口罩并在超市里进行销售。刚好,昨晚政府官宣,5月4日起,人们在公共场所(尤其是无法保证社交距离的地方)建议戴口罩,同时强制12岁以上的公民在乘坐公交时(包括在站台候车)戴上口罩,以及5月18号复课后12岁以上的学生和教师在学校全程佩戴,由此一来,口罩就成为下一步与“病毒共舞“阶段,比较重要的个人防护物品了。

“疫情开始以来,医用口罩和FFP2口罩的价格就直线上升”

Frédéric Pietraszek是位于Mons附近的Ghlin的一家公司的合伙人,他说:“必须要找到方法让口罩保持价格适中,口罩价格过高是利用健康危机对消费者进行欺诈。”在药妆店或其他卖家那里,一个口罩价格在4欧到15欧不等。

“人们在未来某个特定的时刻将不得不戴上口罩。对一个四口之家来说,一天买8个口罩是一笔很大的开销。”“我们的想法是通过大量生产增加供应量以降低价格”

该公司现在的产量是17万件,他们希望从五月初起,每周能够生产超过80万个口罩,最终每周能够提供两百万个口罩。“我们将使所有目前正在停工的合作厂家运转起来。现在,我们的合作厂家分布在立陶宛、葡萄牙和德国,我们更希望能和欧洲厂家建立合作关系,也希望能够调动起比利时的生产商。”

全欧洲都有需求

“德国杜塞尔多夫市政府已经表示了强烈意愿,希望每周能买到150万个口罩,欧洲家乐福也希望每周能买到一百万个口罩。”比利时部分市政府,比如la Louvière市政府,也希望能够买到大量口罩。“在卖给其他欧洲国家之前,我们会首先保证比利时市场的需求。”

“口罩即将在Colruyt、家乐福Carrefour和Universal Pharma药妆店出售”

这个公司提供的口罩已经在比利时Match商城开始销售了。在保证大量供应的同时,该公司也尽力控制口罩价格。“这样,我们能够通过控制口罩价格避免过度投机。口罩生产就算不是在比利时本地进行,也是在欧洲进行的。”一个可重复使用的口罩价格是7.95欧,而成本价约为40分。

FFP2?医用口罩?还是棉质的?

该公司生产的每个口罩都可以在60度温度下消毒二十余次。这既不是FFP2也不是医用口罩,“我们使用的滤布是专门为这种情况设计的。”公司解释道。该公司表示,口罩使用的筛网足够细密,能够保证过滤效果,但是没有证据表明这种口罩和FFP2的过滤效果相同。要知道的是,FFP2能够保证您不感染外部病毒而家庭自制的棉质口罩只能您不会感染别人。不过,一般而言,不论是不是FFP2,我们都建议您戴口罩。

以下是4月24日消息:

比利时4月24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1496例感染,190人死亡,截止今日4355人仍在医院接受治疗,目前总计感染人数44293例,6679例患者死亡。

“解封”三步走

今晚比利时政府将会宣布最新的解封措施,以下是记者根据专家组的建议整理的一部分重要内容,政府很可能会选择并实施,当然具体还得看今晚首相的电视官宣。

5月4日开始

工作:根据解封专家小组呈给政府的建议报告,预计70万人重返工作岗位,其中包括20万人的远程办公。部分非必需商业如材料店等也可先行开门。

户外活动:露天公园将重新开放(也看各市镇政府自己的决定),但儿童游乐场(plaines de jeux/speeltuinen)会继续关闭。

在公共场所,要求人们佩戴口罩!

5月18日开始

学校:专家组建议复课将从5月18日开始,并将逐步进行。幼儿园将保持关闭。

大部分商业店面会重新开业(如服装店):专家组建议重新启动大部分商业。仅酒吧,餐馆,剧院和电影院应保持关闭。少于50人的聚会将再次成为可能,并且将再次允许在全国范围内出行。

6月8日开始

咖啡厅和餐馆将会重启,还有大型游乐场,动物园等。

具体还请关注今晚首相官宣。

以下是4月23日消息:

比利时4月23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908例感染,230人死亡,截止今日4527人仍在医院接受治疗,993人重症(703人用呼吸机),目前总计感染人数42797例,6490例患者死亡。

佛兰德斯地区恢复道路施工,瓦隆区仍在观望

弗拉芒区交通部部长Lydia Peeters周四宣布,由于新冠病毒疫情而暂停的道路施工工作中,超过一半的工作已恢复。

在制定应对新冠病毒疫情的交通措施时,交通部部长Peeters指出,在186项道路施工工作中,有115项已复工。且由于封闭管理措施的实行,道路上的车流量下降,工人的工作安全也得到了进一步的保障。

但是,瓦隆区的道路施工工作还未复工。瓦隆基础设施融资公司Sofico的有关负责人表示,由于封闭管理措施实行时间的延长,瓦隆区道路施工工作仍然无法恢复。

比利时的封闭管理措施以及保持社交安全距离等防疫措施的实行时间已延长到5月3日。瓦隆区负责人表示,只要还处于封闭管理期间,瓦隆区只能恢复能保障社交安全距离的工作。Sofico的负责人Héloise Winandy表示,目前瓦隆区只有3条主道路在施工。且施工速度比原定计划中的进度要慢。

以下是4月22日消息

比利时4月22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933例感染,其中408人在弗兰德斯, 446人在瓦隆,60人在布鲁塞尔,19人未知,新增266人死亡,截止今日4765人仍在医院接受治疗,目前总计感染人数41889例,6262例患者死亡。

5月4日之后哪些开始解封?

本周五国家安全委员会将继续研讨下一步解封的措施,今天解封专家组为政府呈上了一份非常关键的解禁建议,比利时《晚报/Le Soir》 有机会提前查看并公开了部分重要内容,最终是否会被政府采用,还要看本周五的正式官宣。

工作

根据解封专家小组呈给政府的建议报告,远程办公将仍然是强制性的。但建筑,大型商店,制造,运输(航空除外)和政府部门等行业可能会重开。如果社交距离得到严格遵守,其他商业品牌也可以重新开放,比如大型建材商店,自行车店和车行。

聚会

5月四日后可以再次允许在亲朋好友之间的小团体聚会中度过一个夜晚(周末)。专家建议,参与人员最多10个人,而且是固定的这10位熟悉的亲朋(探望或聚会)。

户外活动

专家们正在谈论公园和露天儿童游乐场(plaines de jeux/speeltuinen)的重新开放。户外体育俱乐部如网球,垂钓或高尔夫也可以再次欢迎公众,但只限两人同时。

学校

专家组建议复课将从5月18日开始,并将逐步进行。幼儿园将保持关闭。在小学,六年级先上学,接着是一年级和五年级的学生返校,并且学校要控制班级人数(保证距离)。中学生针对高年级每周来学校上一到两次课。

咖啡厅和餐馆

需关闭到5月18日之后再做考虑,其他经济活动领域可能会恢复。

另据专家介绍,建议老年人或有医疗问题的人保持隔离状态,以保护自己。

提醒,以上这些只是专家组的建议,必须由政府决定采纳与否

原文链接:https://www.rtl.be/info/belgique/societe/reprise-du-travail-retour-a-l-ecole-et-rassemblements-en-petit-comite-autorises-a-quoi-pourrait-ressembler-notre-deconfinement–1213316.aspx

以下是4月21日消息:

比利时4月21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973例感染,其中368人在弗兰德斯, 512人在瓦隆,60人在布鲁塞尔,13人未知,新增170人死亡,截止今日4976人仍在医院接受治疗,1079人重症(777人用呼吸机),目前总计感染人数40956例,5998例患者死亡。

以下是4月20日消息:

比利时4月20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1487例感染,其中550人在弗兰德斯, 693人在瓦隆,238人在布鲁塞尔,新增168人死亡,截止今日4920人仍在医院接受治疗,1071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39983例,5828例患者死亡。

开学返校不是针对所有孩子

据Het Nieuwsblad和Gazet van Antwerpen报道,现今人们关心的学生返校日期和具体规定仍处在科学家和政客们的商讨中,很多家长担心,在疫情没有得到完全控制的情况下就让孩子都回去上课似乎很不现实!但就目前媒体从科学家反馈来看,政府不会让所有孩子都在同一时间回到课堂,会有计划的分期分批的逐步开学,如由儿科医生撰写的意见书已经呈交给解封专家小组供参考,安特卫普大学医院儿科主任教授Stijn Verhulst说,在开学初期,会根据孩子自身健康状况(有些体质弱的,或本身就有慢性疾病的)仍会在家观察。

以下是4月19日消息:

比利时4月19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1313例感染,新增230人死亡,截止今日4871人仍在医院接受治疗,1081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38496例,5683例患者死亡。

以下是4月18日消息:

比利时4月18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1045例感染(221名来自老人院),新增290人死亡,截止今日5069人仍在医院接受治疗,1119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37183例,5453例患者死亡。

今天起,各地建材DIY及苗圃园艺店重新开门营业

这是昨天媒体的预测,呵呵,可实际情况却是这样滴,见下图:

RTL记者在NAMUR的BRICO店前实拍,购物人数没有特别多,而且相对平静,社交距离看似不太?。。。

据负责重症病人的医生说,很多COVID-19患者属于超重人群,并且超重人群更有可能死于新冠肺炎

荷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医院(vub)截至目前已收治过80名重症患者。“其中13例死于新冠肺炎,他们的平均体重指数(BMI)为33,”Malbrain医生说,“已治愈出院的患者的平均体重指数为27,仍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的患者的平均体重指数为30。”

“超重使人更容易得心脏病、糖尿病和高血压。重症患者需要接受静脉输液治疗。那可不是普普通通的一袋水。输液会造成超重人群体内盐分和液体沉积,胃内压攀升,引发呼吸不畅。”

Malbrain医生担心那些大部分人口有超重问题的国家。“美国60%的人口属于超重人群,这势必会对呼吸机的效果造成影响。”

同时他还对那些在封城期间暴饮暴食的人发出了警告。“我听说很多人开始通过skype‘云喝酒’,请你们一定要有节制。健康饮食从来不晚。”

以下是4月17号消息:

比利时4月17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1329例感染,新增313人死亡(114人在医院,199人在老人中心),截止今日5161人仍在医院接受治疗,1140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36138例,5163例患者死亡。

学校复课:弗拉芒教育部长希望在下周前做出决定

近日,比利时召开了有关学校复课的为期一日的讨论,在相关评论中,弗拉芒大区教育部长Ben Weyts表示,他希望能够最早在下周宣布学校复课的日期。在周三对弗拉芒大区议会的讲话中,Weyts补充道,他希望能够尽可能经常地同其他大区商讨这一问题。

他说:“如果我们能够决定一个复课日期就太好了。”他补充道,至于具体的实施措施,可以根据各个大区的情况进行调整,不一定所有的学校都在同一天复课。“我们希望能够从小学开始,小孩子之间的社交距离更难以保证,中学生自己呆在家里就相对容易一些。”(“We’re thinking of starting again with primary education first. In young children, social distancing is more difficult to ensure. It is easier for secondary school students to stay at home alone,” he added。抱歉,编译人员也没有明白部长这句话的意思,请读者自己理解吧。。。。)

瓦隆大区首席大臣Elio Di Rupo表示,有关学校的措施会在五月做出调整,在做出任何决定前,我们都必须先听取专家的意见,然后是父母、老师和工会的意见。”

“学校还应考虑下学年的停课时间”

“在2020-2021学年,暂时关闭学校的可能性也很大。” 比利时教育联合会主席Dirk Van Damme在一份文件中写道,他在新冠病毒曲线趋于平稳的情况下就如何最好地重新开放学校提出了建议。

范·达姆(Van Damme)指出,除其他因素外,当小学首先重新开放时,风险最低,当然还要考虑遵守社交距离的必要性。他还建议学校应任命一名健康管理员,可以拆分班级以减少每个班级的学生人数。

封禁一个月,他连续违规被罚了14次,下月将出庭受审

一名19岁的布鲁塞尔男子将于下个月出庭,他被指控无视规则,在一个多月的封禁管制中,被连续警告罚款了14次!

在最近的事件中,这名青年被警察发现,与一个朋友坐在布鲁塞尔中心的Muntpunt公共图书馆的台阶上抽烟(大麻),明显违反了留在家中和社交距离的规定。

在对两人身份进行检查时,发现他们都是“惯犯”,其中一人已被罚款了13次。

这位少年将于5月8日在布鲁塞尔大法院出庭受审。

根据封禁规定,警察可以发布罚款通知书,被罚者可以自愿付款。当然自愿也有代价,不付的话将被起诉。全国检察官办公室预计,下周罚款总额将超过一百万欧元。

以下是4月16号消息:

比利时4月16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1236例感染,新增417人死亡(127在医院死亡,289人老人中心),其中834例在法兰德斯, 329例在瓦隆,64例在布鲁塞尔,截止今日5309人仍在医院接受治疗,1182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34809例,4857例患者死亡。

多家比利时公司将投入生产医用口罩

De Backer部长证实,位于Flandres地区的两家比利时公司: Van Heurck 和ECA 将联合生产医用外科口罩和FFP2口罩。

但是,正式投入生产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在几周之内,这两家公司将联合安装4台生产机器。 每台机器每年能生产大约4千5百万个医用外科口罩,4台机器每年一共能生产大约1亿9千万个口罩,平均每个星期就能生产大约4百万个。

De Backer部长表示,这些口罩能够分发给比利时居民。在必要的情况下,政府能为所有比利时居民提供高质量的医用外科口罩。有关部门正在和bpost进行协商,如有必要的话,可以最快速度的给居民分发口罩。

据报道,这两家公司还将购买一台FFP2生产机器,并且将在几周之内投入生产。这台机器每年能为比利时生产1千万个FFP2口罩。

3月底,瓦隆区有关政府部门也对外宣布,将开通口罩生产专线。 经过招标之后,位于Fleurus地区的生产公司Deltrian International S.A.中标。据悉,这家公司将开通两条口罩生产专线并且将在5月底或6月初正式投入生产。

瓦隆区卫生部部长发言人Christie Morreale指出,Deltrian 公司在生产初期将主要生产外科医用口罩。在一切正常运转之后,如有需要,该公司会开通FFP2口罩生产专线。

Deltrian 公司是一家专注于空气净化的公司。目前该公司正在安装医用口罩生产设备。瓦隆地区政府部门已经与该公司签订了几百万个口罩的生产订单。

法语区Huy-Waremme政府将为全体居民发放口罩(共计20万个)

列日省的Huy-Waremme地区政府将为其居民发放口罩,以响应国家关于逐步解封后口罩作为社交距离延伸保护的措施之一。

以下是4月15号消息:

比利时4月15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2454例感染,新增283人死亡。截止今日5524人仍在医院接受治疗,1204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33573例,4440例患者死亡。

张文宏教授网答比利时侨胞新冠疑问

中国驻欧盟使团张明大使主持视频交流会

今天上午9点整,在上海市外办、卫健委的大力支持下,中国驻欧盟使团联合驻比利时、荷兰、卢森堡使馆并欧盟中国商会,共同邀请上海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教授,与在欧中资企业、驻欧新闻媒体、华人华侨、留学生视频连线,就当前欧洲疫情形势与个人防护等热点问题进行了热烈的互动与交流。

线上答疑交流进行了两个多小时,张教授还是一贯的幽默解答风格,金句不断,围观参与人数四万多!以下是本平台根据张教授线上与网友的互动,为大家整理的几个热点问题,仅供参考。

关于疫情何时结束?

张教授说:基本没完!很难说会随着天气的变暖变热,病毒也会奇迹性的消失,拿习主席的话说,我们要做好病毒常态化的准备,生活上工作上都要如此,那么在常态化的环境里,社交距离就显得尤为重要了,特别是现在你们这三个国家都排进了疫情最严峻的前十名,戴口罩是很好的保持社交距离的方式,不能说戴了就解决全部问题(不感染),但至少比不戴口罩的社交距离(一点五米到两米)更安全,实际上是自动延长了人和人之间的社交距离至少到四米!(简言之:不戴是2米,戴了就自动变成4米)。

关于如何判定哪国抗疫抗的好?有标准吗?

张教授说:表面上看各国有各种打法,但实际上我们全世界面临的是一个病毒,没有不同,都是答得同一张考卷,只是成绩不一样,虽然国情不同,策略不同,但科学的依据是一样的。病毒爆发没有差别。现在世界上要说真正能做好抗疫答卷合格的太少,中国算是一个,因为,要想战胜病毒,核心的任务就是要把传染源和健康人群分开。那么从现在看,欧洲国家还没这个能力即饱和检测力(疑似病例都检测)。这里有个误区,好多人说,有病没病都给检测吧,这样大家才心安,其实不是,也不可能做到,包括中国都不能做到所有人检测。而且那样做也是不科学的,记住,只要做到饱和检测与饱和隔离(观察)了,那么就说明这个国家抗疫基本看到曙光了。如果做不到就会出现常态化的情况,一会一例。。。没完没了。

关于所谓的“群体免疫“说

张教授:抱歉,群体免疫不存在,不想打消大伙积极性,但,事实是,如果想要真正达到群体免疫,那么我们就得至少牺牲一个国家人口总数的近60%,现在荷比卢三国的死亡率已经偏高了,在10%左右,大家想想,在此基础上要再加50%的感染人口,才有可能换来所谓的群体免疫,所以,还是忘了它吧。。。

如何防范无症状带毒者?

张教授:无症状感染者,在中国来讲已经很少了。但在国外似乎还很多,至少你们这几个国家应该还有一到两万人是无症状的游荡者!那么,正常来说无证状者也不是长期都带毒的,这些人带毒的时长和有症状的人一样也是时间两到四周,不可能长期携带,否则就变成慢性了(急性和慢性分辨期为六个月)。如果不知道谁是感染者,这时候社交距离最重要了,因此除了日常工作距离保持外,尽量避免参与任何形式的聚餐,感染最大的风险就是一起吃饭!因为吃饭的时候大家都不戴口罩了,增加感染风险。我呼吁,现在欧洲都这时候了,政府还不主动让民众戴口罩不可理解,但华人都要戴上(老外不强求哈。。。),不带就是错!

关于何时复工?

张教授:看看美国啥时候开始,你们(欧洲)就可以了。我个人觉得鉴于国情不同,欧洲各国五月复工的可能性很大。对了,邻居德国法国也做的不错,抗疫基本缓过神了,可以参考借鉴。

关于学校是否可以马上开课?

张教授:个人讲,肯定有风险,因为,和孩子讲社交距离是没用的!我的建议是,条件准许的情况下(家长需要做出牺牲:一人在家工作或干脆辞职照顾小孩),可以先不送,在家观察看看本国疫情,2到4周看学校是否有新的病例或集体感染的情况出来,因为,没有人可以隐瞒疫情。所以,2到4周足够观察做决定了(是否送孩子上学)。

关于增加蛋白质抗疫

张教授:有朋友质疑我的观点(关于多吃牛排鸡蛋),我不同意,是因为,现在临床看,很多轻症转重症的病人都是因为缺乏营养(蛋白质)造成的。虽然生病吃不下大鱼大肉,但千万不要吃咸菜喝稀粥,这两样是吃不出蛋白质和抗疫体质的!记住,已经感觉中招的,最重要最关键的是第七天到第十天,这时候体内正能量的蛋白质在与病毒赛跑,赢了就挺过去了,输了就得进医院。所以,我强烈建议大家多吃鸡蛋,多喝牛奶,有条件的多吃肉(牛排),还有鱼汤也很好,吃鱼肉,这些都是增加抗体的良药。

以下是4月14号消息:

比利时4月14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530例感染,新增262人死亡。截止今日5536人仍在医院接受治疗,1223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31119例,4157例患者死亡。

专家说,数字有所下降,但还看不到头

连续两天感染增加人数包括入院人数都下降,是否意味着我们苦苦等待的拐点已经悄然来临?今天发布会上几位专家对此仍旧保持谨慎非乐观的态度,主要原因是死亡人数还很高,而且由于人们近来放松防护意识,也会对疫情整体控制产生不利影响。也就是说,现在还很难预测疫情何时”到头“。

五分之一的比利时人都取消了夏季出国度假的计划,国内海边山区预定增加

大部分比利时人因害怕病毒的蔓延已经取消了夏季七八两月的度假计划,比利时旅行社ABTO协会发言人Pierre Fivet说:“目前我们没有收到任何预定。”另一方面,根据公寓和度假屋租赁服务公司Interhome的数据,在国内沿海地区和阿登山区,预订量似乎比往年要多。

以下是4月13日消息:

比利时4月13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942例感染,其中591人在弗拉芒,235人在瓦隆,113人在布鲁塞尔,新增303人死亡。截止今日5393人仍在医院接受治疗,1224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30589例,3903例患者死亡。

以下是4月12日消息:

比利时4月12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1629例感染,其中1003人在弗拉芒,461人在瓦隆,143人在布鲁塞尔,新增268人死亡。截止今日5353人仍在医院接受治疗,1223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29647例,3614例患者死亡。

昨天布鲁塞尔”问题区“Anderlecht发生骚乱,防暴警察出动在街上与暴乱者对峙

据该区区长Fabien Cumps向RTL介绍,事情起因自周五下午该区一19岁男孩Adil为躲避警察盘问而不小心被追赶的警车误撞致死,事后死者的亲朋通过社交网络和电话呼吁大家站出来谴责警察造成了Adil的死,同天傍晚大批年轻人聚集在Clémenceau地铁站附近,开始闹事,打砸,甚至放火,还有警车上的枪支被偷,晚上八点到十点间,发生多起小规模的骚乱,一家警局的玻璃被砸破,但随后都被防暴警察及时制止,并逮捕了至少48人(闹事者)。

以下是4月11日消息:

比利时4月11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1351例感染,327人死亡。截止今日5635人在仍医院接受治疗,1262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28018例,3346例患者死亡。

比利时有些商店撑不住要求政府允许在4月20号开业

这些商店包括:家具店,建材DIY店,园艺店,服装店。据该行业联盟的反映,目前在全国这类商店有雇员35000多人,如果政府不尽快采取积极措施,这些店铺将面临更为艰难的局面。

越来越多的市镇要求(建议)居民外出戴口罩

近来,布鲁塞尔已经有至少四个区Woluwe-Saint-Lambert, Auderghem,Uccle,Saint-Josse-ten-Noode政府建议居民外出戴口罩做自我保护,其中Saint-Josse(1210)区还主动免费发放可循环使用的口罩。在瓦隆大区目前有Wavre和Enghien两家市镇府建议并要求民众出门戴口罩。

以下是4月10日消息:

比利时4月10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1684例,总计5610人在医院接受治疗,1278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26667例。同时出现3019例患者死亡。

以下是4月9日消息:

比利时4月9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1580例,总计5590人在医院接受治疗,1285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24983例。同时出现2523例患者死亡,这里包括一名布鲁塞尔的华人(70岁+)因病毒不幸离世。

比利时监狱感染状况令人担忧

据Belga News Agency消息,Turnhout和布鲁塞尔Forest监狱分别有三名和一名犯人因感染新冠病毒入院。其他监狱也有共计53名犯人有感染的相关症状,例如发烧。虽然还没有进行测试,但他们已经被隔离起来,正接受医学观察。另外,还有32名监狱看守测试呈阳性。其中26名正接受治疗,六名已康复,回到了工作岗位上。

近日,比利时监禁监视中央委员会(CCSP)呼吁,鉴于监狱居住环境过于拥挤且不卫生,不利于抑制病毒传播,应释放“所有可以释放的”犯人。。。。。。

以下是4月8日消息:

比利时4月8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1209例,总计5688人在医院接受治疗,1276人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23403例。同时出现2240例患者死亡,这里包括一名布鲁塞尔的华人(70岁+)因病毒不幸离世。

警方严查无故外出,上周末一次罚了500单!

据布鲁塞尔首都大区Ixelles警方发言人Ilse Van de Keere称,为贯彻执行封禁措施,上周末,他们共开出了近500张罚单,撰写了近200份报告。其中,上周六开出罚单254张,撰写报告46份;上周日,开出罚单234张,撰写报告145份。

“我们主要针对的是集会和不遵守1.5米社交距离规定,我们还拦下了不少载人过多的车辆,没必要开车出行的人,或不住在一起却一同出行的人。”

至于那些已经被罚过款的人,第二次被抓到会被写进报告里。另外,由于不能给未成年人开罚单,只能把他们也写进报告里。

相比之下,安特卫普没有将全部封禁措施付诸实施。据市长Bart De Wever称,上周末,他们仅开出了300张左右的罚单。

以下是4月7日消息:

比利时4月7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1381例,总计6012人在医院接受治疗,目前总计感染人数22194例。同时出现2035例患者死亡,这里包括一名布鲁塞尔的华人(70岁+)因病毒不幸离世。

专家说,拐点还没到。。。

尽管本周一所公布的数据显示新增的重症治疗及呼吸机治疗的患者数量都有明显下降,但国家风险中心告诉我们:本次疫情的拐点离我们还有一定距离。周一数据的短暂下跌很可能是受“周末效应”的影响…因为家庭医生在周末不工作,人们也因此很难寻求医疗援助。

国家风险中心发言人,病毒学家Steven Van Gucht教授:“从今天的数据来看,现在谈拐点还为时尚早了,因为从感染数量上来看,过去几周的数据都是非常稳定的。我们需要继续等待几周,看看接下来的几周形势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此外,我还想说,目前医院里医疗资源的压力仍然非常紧张。因此,在新增确诊数真正能够呈下降趋势前,我们都必须严格地实施、遵守目前所采取地防疫措施,直到几周后我们进入疫情的下一个阶段”。

以下是4月6日消息:

比利时4月6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1123例,总计8693 人在医院接受治疗,1257例重症,3751人出院,目前总计感染人数20814例。同时出现1632例患者死亡,这里包括一名布鲁塞尔的华人(70岁+)因病毒不幸离世。

以下是4月5日消息:

比利时4月5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1260例,总计5735人在医院接受治疗,3751人出院目前总计感染人数19691例。同时出现1447例患者死亡,这里包括一名布鲁塞尔的华人(70岁+)因病毒不幸离世。

一32岁Colruyt超市员工因病毒去世,之前曾要求戴口罩和手套防护,被店长拒绝

Mohamed Nahi32岁,两个孩子(1岁半+7岁)的父亲因患新冠肺炎不幸离世,生前他在布鲁塞尔Forest区(1190)的一家Colruyt超市工作,在疫情期间,虽然政府强制规定社交距离,还有超市限流等措施,可毫无保护的暴露在病毒之下,对每一位工作者来说都是危险的!Mohamed作为公民有戴口罩和手套的权利,但遗憾的是,他所在超市的店长以“(防护措施)会吓到顾客”为由拒绝了他的请求!如今逝者的家人无法接受年幼的孩子突然失去父亲的痛苦,向该大型连锁超市发出了灵魂的拷问。。。。

详情请看:https://www.dhnet.be/actu/faits/un-bruxellois-de-32-ans-employe-chez-colruyt-tue-par-le-coronavirus-on-lui-a-refuse-le-port-du-masque-cela-aurait-fait-peur-aux-clients-soutient-sa-famille-5e877915d8ad581631ac5bde

以下为4月4日消息:

比利时4月4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1661例,总计5678人在医院接受治疗,1245例重症,目前总计感染人数18431例。同时出现1283例患者死亡.

以下为4月3日消息:

比利时4月3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1422例,其中865例在弗拉芒区,167例在布鲁塞尔,374例在瓦隆区,总计5552人在医院接受治疗,1205例重症,2509人治愈出院,916人上呼吸机,目前总计感染人数16770例。同时出现1143例患者死亡.

西弗兰德省感谢浙江捐赠的14万个口罩

比利时北部西弗兰德省收到了浙江省援助的140800个口罩。负责对外关系的省议员Jean de Bethune周四说:“近二十年来,我们都与浙江省保持着友好关系,我们之间有很多共同点,例如纺织工业发达,又都拥有港口。这十四万余副口罩包括N95口罩和外科口罩。我们很高兴能得到这批物资。眼下,鉴于航空班次锐减,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把防护物资运到比利时。之后我们会分发到最急需的口罩的地区。”

以下是4月2日消息:

比利时4月2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1384例,其中总计5376人在医院接受治疗,1114例重症,2132人治愈出院,目前总计感染人数15348例。同时出现1011例患者死亡.

荷兰购买的中国口罩不合格?华春莹:中企发货前已告知荷方此批口罩为非医用口罩

(环球网)2020年4月2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以下为部分实录。

问:近日,荷兰、比利时等部分欧洲国家媒体报道称,从中国购买的口罩不合格,存在质量问题。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关于荷兰媒体称口罩存在质量问题,根据中方有关部门初步调查了解,那批口罩是荷兰代理商自己采购的, 中方企业发货前已告知荷方此批口罩为非医用口罩,出口报关手续也是以“非医用口罩”名义履行的。在当前全球抗疫形势下, 中方急各国之所急,克服自身困难,有些企业加班加点,夜以继日,积极为国际社会提供各种防疫物资。我们一贯高度重视出口产品质量。中方有关部门刚刚出台更加严格的监管措施,要求有关医疗物资出口企业在向海关报关时,必须提供书面或电子声明,承诺出口产品已取得我国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书,符合进口国(地区)的质量标准要求。口罩分为不同的防护标准和等级,也有日用防护和专业医用之分。当前,各国急需防疫物资,我们善意提醒使用方在购买和使用之前仔细核对产品用途和使用说明,以及是否符合采购方的使用标准,避免急中出错,误将非医用口罩配用于医用。个别媒体在未弄清事实之前, 炒作所谓的中国产品质量问题,是不负责任、我希望他们不是别有用心的,因为这样做不利于国际抗疫合作。

以下是4月1日消息:

比利时4月1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1189例,其中总计4995人在医院接受治疗,1088例重症,2132人治愈出院,目前总计感染人数13964例。同时出现828例患者死亡.

警察重申:禁止在公园草坪上休息

由于许多人没有充分遵守新冠病毒防控措施,布鲁塞尔森林局做出决定,将禁止人们在公园草坪上休息。
尽管政府已经表明禁止坐在草地或长凳上,但这周末仍有许多人在公园草坪上聚会。

布鲁塞尔森林局局长Stéphane Roberti在Facebook的帖子中说:“许多人在公共场所确实保持了安全距离,对此我表示非常感谢。但是,正如我们这周末在公园中看到的那样,一部分人似乎还没有理解这些新规定。”

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来遏制冠状病毒的传播,虽然社区警卫已经尽最大的努力去宣传新的规定,警察也已经起草了官方报告,但这似乎还不够。 为了加强管控措施,官方政府决定,从起3月23日起,禁止进入森林公园的草地。有关部门将在公园里放置指示牌。

Stéphane Roberti 补充道,“那些没有花园而又住在小房子里的人确实希望可以到公园散步。 但鉴于目前的情形,我们只有团结一致并遵守规定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减少医护人员的工作量,为疫情防控做贡献。

布鲁塞尔环境部长Alain Maron指出,关于整个布鲁塞尔地区的新冠病毒防控总规则正在拟定中。

以下是3月31日消息:

比利时3月31日FPS公共卫生部报告了我国新增876例,其中总计5572人在医院接受治疗,1021例重症,1696人治愈出院,目前总计感染人数12775例。同时出现705例患者死亡.

比利时出现首例孩童死亡病例

今早的发布会略显沉重,官宣时,两位发言人都非常难过,据悉,这位去世的患者是位来自根特的12岁女孩,确诊为新冠肺炎阳性,高烧三天后,病情突然恶化,于上周六不幸离世。

目前,女孩所在学校的师生们都得知了这个悲痛的消息,包括市长在内的所有人已经把最最真切的慰问送给了失去孩子的家人。

相关阅读:

3月30日前 比利时新冠肺炎疫情播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