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比利时穷人的真实生活】每月只有223欧元的伙食费 怎么过?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在比利时如何定义贫穷

那些被社会视作“贫困人口”的人群是靠什么维持生计呢?在过去的十年中,比利时的不稳定状况经历了怎样的变化?我们都在同一生活水平线上吗?10月17日是世界消除贫困日,比利时媒体刊文展示想象中与实际的贫困数据。

个人净收入提高了多少?

正如瓦隆评估预期和统计研究所(IWEPS)的网站所解释的那样:“贫困风险率衡量的是可支配收入低于全国60%的中位数收入(即贫困线)的人群占比。”

事实上,欧洲收入和生活状况调查显示,2018年比利时的可支配收入中位数为23,686欧元。这一收入的60%即为14,212欧元。因此,总收入少于14,212欧元反映了贫困的风险。

2008年至2018年期间,租户的贫困风险率如何变化?

根据Statbel的数据,2018年比利时的人口中有16.4%被认为存在贫困风险。同一资料还表明,失业人口(49.4%)比就业人口(5.2%)更容易陷入贫困。单亲家庭成员(41.3%)的风险是由两个成年人和两个孩子组成的家庭(9.8%)的四倍。与拥有住房的人(9.1%)相比,租户(37.2%)也是如此。

在2008年至2018年之间,比利时全日制工人的平均总月薪如何变化?

在2008年至2018年之间,工资水平的变化取决于教育程度。对于初中毕业生,平均总月薪从2,427欧元增加到了2,732欧元(+ 12.56%)。学士学位持有者的增幅更大(从3,229欧元增至3,851欧元,增幅为19.26%)。最大的变化是长期接受高等教育的毕业生:从2008年的平均毛收入4498欧元上升到了5475欧元,增长了21.72%。

就业资格水平低会增加陷入贫困的风险。这种风险随着时间在如何演变?

近年来,受教育程度低的人们的贫困风险率逐步上升。从下面的图表可以看出,该图表使用了欧洲收入和生活状况调查的数据,对于中等和高等教育水平而言,该数值要稳定得多。

在过去的十年中,有多少人向食物银行求助?

食物银行担心在即将到来的冬天,会出现分发食物和其他必需品的问题。自新冠危机爆发以来,大型超市里几乎不会出现剩余。同时,寻求粮食援助的人数也急剧增加。

红十字会在10月15日星期四发出呼吁:“自3月份以来,我们平均每月分发9000个食品包裹。仅在布鲁塞尔,请求就增加了5倍。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并且随着新一波疫情的出现,我们担心我们将无法帮助所有寻求帮助的人。”

那些没有陷入贫困风险的比利时人认为金钱能买到幸福吗?

没有贫困风险的比利时人中有80.2%的人认为他们的生活总体上是幸福的。财务状况更加不稳定的人中只有55.8%的人认为自己幸福。

Marc和Patricia就是这一“陷入贫困风险”人群的代表:在支付完所有费用后,他们每月还有223欧元可以用来维持生计

现年53岁的Marc脸上印刻着岁月的痕迹,生活似乎从来没有眷顾过他。作为孤儿,他早早体验到了露宿街头的生活。但是他现在并不想回顾过去,而是想介绍他当前的生活。

Marc住在靠近比利时和法国之间的一个村庄里,从窗边便可以看到广场。他与妻子Patricia一起住在全新的社会福利公寓。能够租到住房,他们倍感幸运,至少他们有舒适的住宿,厨房里甚至有洗碗机。这也是他们唯一的慰藉。

每天早上6点起床,Patricia在学校里照顾日托的孩子,然后监督食堂做饭。中间她还需要做清洁工作。下午,她还得去打扫附近村庄的教堂。失业后她从当地职业介绍所(ALE)找到了工作。由于Marc没有工作需要她照顾,因此她可以从Forem处可获得1342欧元的失业金。

​Marc每月前往Mariembourg的Solidarité splurielles一次。在那里他们可以获得一些包装食品,如牛奶、油、果酱、冷冻面包和面食,这些援助足以减轻他们的预算。

“幸运的是,我们有这个援助。”马克说,“没有它,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午餐时间,Patricia和他一起在公寓里吃面包、萨拉米香肠和一点咖啡。这些食品永远不会多余,因为它们太抢手了。 Marc说:“我不喜欢不稳定这个词,这不是说我们穷,而是说我们试图以我们拥有的来生活,也就是1300欧元的失业金。”

每月223欧元的伙食费

二人每月的预算如下:房租:350欧元,汽油:50欧元,互联网和电话:100欧元……。 他们还有汽车,因为住在乡下不能没有这辆车,此外还有欠债,未付账单,必须根据收款计划偿还。“总的来说,固定成本总计为1069欧元。剩下的273欧元用于生活,不包括汽油,是50欧元。这就是每月223欧元的饮食费用。”

看病?“幸运的是,我们从未生病。”马克告诉我们。休闲爱好?“我们没有。我们不看电影、不在餐厅吃饭也不旅游度假。为了要露营两天,我们买了一个二手帐篷,还开了个洞。虽然只有两天,但是这让我们难得休闲了一回。”

修理汽车或支付租金

二人的汽车需要修理,因此要支付一定的费用。“这个月我们把房租的钱省下来给修车费了。如果没有汽车,Patricia就不能上班,如果她不工作,就没有薪水。”

在ALE(职业介绍所)的薪水?每小时4.10欧元(Brut)。“当我每月工作70个小时,我会得到280欧元,这是额外的一点奖金。”

Patricia必须证明她正在寻找工作,否则她将面临罚款和失业的风险。在忙碌的日常之余,她积极求职,但遗憾的是求职7年的她从来没有得到过面试通知。

不好意思说“需要得到帮助”

已婚的二人对于向RTBF说出实情而犹豫。“我们感到羞耻。”Patricia说,“我们没有告诉任何人。我们努力成为普通人。我们什么也没说。学校、同事们一无所知。我们依靠自己的力量来维持生活……我们努力让发型、着装整齐,这样我们就不会受到任何负面评价……”

梦想 ?他们已然没有了。最后,Patricia说:“我希望我可以付清账单。” “我希望能够给孙子孙女更多的东西。”Marc说。从每年的7月开始,我们都在寻找礼物。我们去二手店、跳蚤市场,想买到一些干净的小礼物,例如这辆车供我们四岁的孙子使用。”

Marc和Patricia两人的情况并非个例。在比利时,新冠疫情之前,有180万人,即人口的16.4%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即每月收入不足1200欧元。四分之一的人口对于预算以外的开支无力负担。(黄屹迪 编译)

相关阅读:

揭不开锅系列报道:29岁欠债两万多欧,怎么还?

疫情影响,有些比利时家庭已经快“揭不开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