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比华人企业家白品芳】古董收藏背后的故事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18岁的白品芳来到比利时闯天下。受父辈影响,他从餐饮业做起,这一做就是45年,从1990年个人第一家饭店开张,前后拥有十几家餐馆,两百多名员工。他的厨艺和企业经营理念也备受欧洲主流社会的认可,各种业内的奖项和“厨神”称号几乎拿到手软。近些年他又把个人成功经验落笔成书,先后出版了多本美食书籍,和更多人分享中餐饮食文化的博大精深。

白先生与他的收藏品

餐饮事业做的风生水起,白先生对生活也一直充满好奇,爱好多样,从不满足现有拥有的。自小就对文化历史感兴趣的他,来欧洲后包括到现在,业余时间除了逛博物馆,就是看古董艺术品展会和拍卖会。用他个人的话说,古董收藏帮助他了餐饮事业。用文化的仁心仁德去做生意,包括做菜也一样,一盘好菜,从食材到摆盘,都透着文化的底蕴,这些东西是年复一年渐渐汲取的。中国五千年的文化沉淀,制造了海量的不同时代的艺术品。

多年在比利时生活,白品芳对欧洲的古董市场非常熟悉

“我的古董收藏兴趣实际上始于三十多年前,那时我的一家餐馆就开在布鲁塞尔国际会展中心旁边,那里每年都会举办一次盛大的国际古董展览会,里面设有中国古董展厅,从那时起我就一下子被中国古董吸引了。”

都说古董收藏会上瘾,白品芳笑称,“是啊,很多时候夜不能寐啊,为了拍到或者淘到自己心爱的宝贝,会茶不思饭不想,觉也睡不好!”

元明清三朝大盘
明朝永乐白丝龙纹缸:永乐瓷器很珍贵,这么大永乐缸很少见。

古玩的收藏与鉴赏,是一项高雅、有品味、有文化的古玩艺术,它涉及面很广,门类十分复杂。从材质上看,有木质、陶瓷、玉器、珠宝、金属等等古玩; 从使用价值来看,有古典家具、文房四宝、有器皿用具、有梳妆饰品、有古代钱币、有书籍报刊、有烟标海报等等。古玩,就相当于一个包罗万象的大市场,东西很多,简单复杂的都有。俗话说“盛世藏古玩、乱世藏黄金”。

图为白品芳的个人收藏。全世界仅存11件天字罐为成化首创(这是80年代,对当时全球博物倌第一次做过的统计),是成化皇帝本人的御用之物,在成化斗彩各器型中属顶尖之器,有“天子罐”之称。明朝成化天字罐 是我国陶瓷艺术史上的珍品,其大小都形态各异,大的天字罐似酒坛,大口短颈、肩圆腹收敛,其底盘也是非常大,刻有”天”字款,天字罐是成化斗彩中最著名的品种,在史料记载中是朝廷皇宫所御用的瓷器,因为是御用瓷器所以说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伦敦的大博物馆里都可以看到它的身影。距今已有五百多年的历史,岁月沧桑、社会动荡,完整的天字罐瓷器能够保存至今实属不易,特别是一些盖罐, 其盖原配者罕见之至。

千百年来,古玩艺术品都是风雅之士的追求。眼下由于古董收藏品快速升值及暴利,吸引了大量民众参与其中,尽管在不少人看来,它仍然是一门高深的学问,更是有钱人才玩得起的一种“高智商”游戏。

“没有海量的知识积累,成不了真正的玩家”

白品芳也像很多古玩人一样,从懵懵懂懂到精益求精,这几十年里,交了不少学费,也赚到了很多精髓。

成化长脚小杯。据白先生介绍:明代成化瓷器的风格表现,小巧精致、颜色鲜艳,明显有女人灵气。成化瓷器的构想应该出自万贵飞之手。
白先生的个人收藏:雍正花瓶。那时,瓷器对外贸易非常兴盛,大量的西方商人来到广州,希望直接与中国贸易。据国外有关档案记载,1728年法国东印度公司在广州设立了商行(夷馆),1729年荷兰东印度公司在广州设立了商行(夷馆),1731年丹麦东印度公司在广州设立了商行(夷馆),1732年瑞典东印度公司在广州设立了商行(夷馆),雍正十二年(1734年),一年销到荷兰40万件中国瓷器,运到法国的有6.8万件。
白先生的个人收藏:元代蓝釉瓷器,蓝色经典“元”之蓝。元朝在中国历史上虽然只存在了不到一百年,但当时的手工业尤其是制瓷业却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元代的瓷器制作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又有所创新,无论是原料的提炼还是烧造的技术都有很显著的进步,制作出了独具特色的瓷器精品。元代在中国整个陶瓷历史中,最突出和具有时代意义的贡献就是以钴料做着色剂创烧出了釉下青花彩和釉下蓝釉彩。这两大瓷釉技术奠定了景德镇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中地位,并影响了元代及以后八百年瓷器工艺的发展。
白先生的个人收藏:稀有的建文款瓷器
明代第二位皇帝为建文帝,作为明代历史上的一个悲情皇帝,那段历史已经是众所周知。仅在位四年时间,被其四皇叔以清君侧为由赶下皇位。建文帝也是历史上一大谜团,所以建文期间有无瓷器也是各大专家争论不已的话题。单据史料记载,每位皇帝上位都会命人烧造大批瓷器,从未间断。所以建文时期的瓷器是存在的,只是数量极少,保存不易,所以很难见到!建文瓷器延续了洪武时期的时代特征,以青花釉里红为主题,但又加入了自己的想法。青花釉里红是以氧化铜和钴料为呈色剂,两者温度皆有相差。所以有人说,十窑难出一窑,千件难得一件的说法,可见青花釉里红的难得之处。

明朝张岱曾说:“人无癖不可与交, 以其无深情也; 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爱古董且喜收藏者皆是有“癖”之人, 对器物和器物背后的文化一往情深。白先生正是这样一位有着深厚文化情怀的收藏家。

几十年的收藏下来,白品芳正在想办法为这些宝贝筹建一个私人博物馆,因为,在他眼里,守护藏品就是守护历史、守护文化、守护家国,只有这样才能将优秀的中华文明代代传承下去。

相关阅读:

《WEST EATS EAST》比利时中餐大师星级主厨白品芳先生的美食新书 重磅上市!

【旅比中餐人】明珠集团白品芳畅谈欧洲华人餐饮业变迁

(文:杨帆,图片均由白品芳先生提供且都是他个人的珍品收藏实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