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投资南太岛国,西方是”馅饼”,中国就是”陷阱”?

33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图片1.png

斐济(图源:人民网)

近日,澳大利亚对南太平洋岛国的投资发生了战略性转变。澳大利亚许诺向南太平洋岛国投资20亿美元,设立一个基础设施银行,南太平洋岛国可直接从银行获得投资贷款,用于基础设施项目的建设。针对澳大利亚这一转变,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称,这是因为中国踏上了“澳大利亚的地盘”让澳大利亚慌了神。文章援引澳大利亚前国际发展部长费尔拉范蒂-韦尔斯的话称,中国用贷款“诱惑”南太平洋岛国,到处建设“无用的”设施,使南太平洋岛国陷入“债务陷阱”,甚至威胁到它们的主权。

事实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要从南太岛国自身情况说起。南太平洋岛国分布在广阔的南太平洋,他们大多是袖珍国,国小人少,经济体量也较小。出于历史、地理和人口等原因,南太平洋岛国很早以前就开始接受外国援助,以此维持国家经济的正常运转。在中国之前,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日本和印度等国就已在该地区进行投资。澳大利亚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和BBC的数据显示,从2005到2015年,澳大利亚是南太平洋地区最大的援助国,投入资金援助为68.31亿美元,美国则以17.7亿美元位列第二,相比之下,中国对该地区的资金援助金额为14亿美元。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别的国家可以在南太平洋投资,中国就不可以呢?

相比之下,对于中国和南太岛国间的合作,双方还没说什么,作为第三方的澳大利亚国内却经常无端炒作中国对太平洋岛国“恶意干涉”,大肆渲染“中国在南太平洋地区的影响力上升将破坏地区稳定”。这次炒作中国在南太岛国制造“债务陷阱”,不过是又一个抹黑的手段。

作为南太平洋地区传统的援助来源国,澳大利亚近10年来对该地区的援助有所减少。且投资主要是通过借款和援助进行,集中在教育、医疗、保健和政府服务等领域,缺乏对基础设施的投资。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奉行以区域共同战略观念和目标为基础的南太平洋地区主义政策,谋求南太地区的领导地位,在对外援助中往往会附加政治条件以控制别国政府,面对小国时颐指气使,以“主人”自居。

长久以来,由于澳大利亚在地理上和国力上的绝对优势,南太平洋岛国不得不接受它在援助时所赋予的政治条件,造成了南太岛国对澳援助的长期依赖。随后,南太岛国逐渐意识到长期依赖澳大利亚援助的弊端,试图摆脱对澳援助的严重依赖,寻求更多样化的投资方式,追求经济的全面可持续发展,实现经济结构的多样化。

而中国在投资南太市场的过程中,就很重视南太岛国的需要,并形成了一定特点:一是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不干涉受援国内政;二是解决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真诚帮助受援国摆脱贫困、增强自主发展能力,如投资的港口、道路和其他基建项目能够带动当地发展;三是与受援国保持平等的地位。中国所特别强调的相对性是许多西方国家做不到的。

中国在南太平洋岛国的投资更不是盲目的,由于中国的投资都要经过事先的评估,并会通过债务立法、控制风险与债务规模等程序,才会正式实施投资、借贷的措施,这些国家对中国的整体债务水平处于国际公认的警戒线之内,没有出现危机。此外,中国注重实际往来,通过援建,开发了当地的市场,基建、民生等工程又形成固定资产,产生了投资的长期效应,让南太平洋岛国的经济比以前更健康。

中国与南太岛国合作给岛国人民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利益,受到了各国政府和人民发自肺腑的欢迎。巴新总理奥尼尔表示,中国对包括巴新在内的太平洋岛国的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瓦努阿图《每日邮报》盛赞中国援建的跨岛公路为“通往家园的天堂之路”。《斐济太阳报》评论称,中国援助是否有效,广大斐济人民说了算,斐济人民对此心存感激。

尽管从当地债务统计数据上来看,近年来一些太平洋岛国的债务水平的确有所上升,债务高危问题在某些国家确实存在,但作为该地区主要投资借贷方之一,中国的贷款在除汤加之外的任何国家所占的比例都不超过50%。此外,南太地区一半的“债务问题高危国家”甚至都未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说中国制造了“债务陷阱”明显是无稽之谈。

说到底,炒作“债务陷阱”论调的澳大利亚人士有自己的政治意图。自身缺乏帮助南太岛国发展的能力与意愿,又想继续维持对南太平洋岛国的垄断地位,甚至称霸南太平洋。于是在国际上混淆视听,这既换不来岛国的尊重,也阻挡不了中国与南太岛国的合作。(海外网-中国论坛网 刘思悦)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高程、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政治经济学研究室主任徐秀军为本文提供智力支持)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更多中国理论权威解读,尽在海外网—中国论坛网(www.china-theory.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