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揭”揽炒派”议员恶行:辱骂斗殴泼臭蛋 抹黑国家毁香港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 APK下載

QQ截图20200717111611.jpg

图源:港媒

海外网7月17日电 香港立法会17日迎来本届任期内最后一次会议。可即使前两日的最后几次会议,仍不能善终,在“揽炒派”疯狂拉布、不停点算法定人数下连续两日流会,似乎呼应了本届立法会屡禁不止的乱象。为此,港媒17日专门梳理了本届立法会的关键事件,并分析造成这些乱象的罪魁祸首。立法会在一些议员的煽动下被非法冲击、内部出现臭弹、抢手机等失了底线的招数,屡屡令社会大跌眼镜。

拖拉审议惠民议案 阻挠议会正常运作

据文汇网报道,政治利益面前,香港市民的福祉在“揽炒派”心中不值一提。“揽炒派”在内会拉布十数次、超过半年,创下“世界纪录”,企图“拉死”众多市民期盼多时的惠民议案。事实上,就在会期即将结束,本届立法会通过法定产假延长至14周的《2019年雇佣修订条例草案》的最后时机,“揽炒派”仍死心不改,继续拉布,制造流会、声称相关法案不能绕过内会审理等。好在最终这项与产妇及新生家庭息息相关的法例,在建制派的有力捍卫下得以通过。

此外,“揽炒派”以阻止《国歌条例草案》通过为由,滥用《议事规则》、钻法律漏洞,不断阻挠议会正常运作,目的是阻碍政府施政、瘫痪政府。本立法年度一开始,以“公民党”郭荣铿为首的“揽炒派”在议会拉布17次,浪费超过35个小时,过程中完全将多项民生议题忘得一干二净。

除市民关注的将法定产假由10周增加至14周外,严禁制售电子烟,空置增征差饷、增加住宅供应,提升消防设备、改善工厦安全等多项民生议题都受内会拉布影响。为结束相关乱局,建制派议员履行职责,帮助民建联立法会议员李慧琼重夺内会主席,其后李慧琼积极拟定议程,以追回超过半年流失的时间,最终,《国歌条例草案》、建议增加产假等法案都得以通过。

不过,立法会内务委员会发表的年度总结指出,内会过去一年的运作受到前所未有的干扰,停摆超过6个月,其间有93项附属法例,在修订期限届满后,仍未能研究是否成立小组委员会进行审议,而截至7月9日,本年度立法会只通过了17项法案,较上届同期的29项大幅减少,情况极不理想。而这样低效拖累民生的情况,正是“揽炒派”没有底线的拉布产生的恶果。

否决抗疫财案 救命钱险泡汤

受黑暴和疫情影响,不少香港市民的生活面临亟待解决的困难,但政府在今年度财政预算案中因应疫情向市民派发的一万港元,以及各项惠民措施,却遭到“揽炒派”集体反对,险些让市民无法得到这笔“及时雨”,无法解燃眉之急 。

为达至政治目的,“揽炒派”提出多项与民生无关的修订拉布,包括要求削减警队、民政总署、政府新闻处、行政长官办公室等多个部门的开支等,审议期间更提出多条无约束力的临时动议和“中止待续”动议,企图拉倒基金拨款,最终在表决时,全投反对票。若非建制派紧守岗位阻止“揽炒派”拉倒基金,市民或许至今都不能收到这次政府派钱。

2019年,“揽炒派”鼓吹冲击立法会大楼,更导致提前休会,加之受“揽炒派”一贯的拉布所累,很多拨款议程被拖延。但在复会后,“揽炒派”仍死性不改,继续拉布,导致多项惠及民生的议案在今个会期结束都仍没有审议完成。

抹黑国家 丑化利港措施、护港法律

每逢审议与内地有直接关联的议案,都被本届立法会“逢中必反”的“揽炒派”借机用来抹黑内地、丑化中央,释放反国家的讯息。其中最典型的,如近期将《国歌条例草案》扭曲成“洪水猛兽”,宣称法例“限制言论自由”等。“揽炒派”最擅长的手段之一,就是靠“贩卖恐惧”丑化中央。

事实证明,如听信“揽炒派”的谗言,香港才将错失发展民生建设的良机。内地于2017年已开始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法》,并于同年11月纳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香港特区政府有宪制责任进行本地立法。特区政府于2018年提出《国歌条例草案》,订明奏唱国歌的场合,及奏唱国歌时的礼仪等,并禁止侮辱或篡改国歌等。

惟《国歌条例草案》刚刚出炉时,“揽炒派”即召开记者会,大肆宣扬法例“钳制”香港人的言论空间。其后,在《国歌条例草案》的有关法案委员会大肆拉布,令委员会用了逾50小时才审议好有关条文。内会恢复运作后,“揽炒派”又使出“屎尿臭虫”招数。实质上,“揽炒派”用尽哗众取宠的招数,无非是要达到“去中国化”的目的。

但讽刺的是,这些声称为阻止该法例不惜瘫痪内会、制造议会暴力的人,最终在投票时怀疑因担心失去高薪厚职,而全部做逃兵,放弃投票权,说明这些“反中”分子虽行反中央之事,但更挂念自己的利益,不仅是建设香港的绊脚石,也不值得其支持者信任。

辱骂斗殴泼臭弹 败坏议会形象

“揽炒派”经常抹黑执法部门“滥用”暴力,但近年议会暴力却不断升级,本届最经典的例子为处理修订《逃犯条例》时,“揽炒派”议员施展浑身“武艺”,在会议室外阻挠建制派议员进场,会议最终因多名议员受伤而中断,而今年处理内会主席选举和审议《国歌条例草案》时,“揽炒派”也以暴力“抗争”,不但伤及建制派议员,更殃及紧守岗位的保安,令市民对议事堂和议员的信心跌落谷底。

自“热普城”黄毓民2008年在议会扔蕉和粗言辱骂博得支持者掌声后,“揽炒派”议员开始纷纷仿效,行为也由粗口和扔纸牌演变成“比武”,如去年修订《逃犯条例》的委员会开会前,“揽炒派”议员已自行霸占会议室进行“山寨会议”。在建制派议员陆续出席真正会议时,“揽炒派”议员即如“神打上身”,从电梯口围堵会议主持石礼谦。最终会议因多名议员受伤而被迫中断。

今年,在内会原主席李慧琼召开特别会议处理积压法案期间,“揽炒派”议员又重施故伎,拍下保安的“大头照”,恐吓要放在网络“公审”和“起底”;5月底审议《国歌条例草案》时,民主党许智峰、朱凯廸和陈志全也在会议内泼洒具腐臭味的异物,除了迫使会议中止,更有议员因恶臭呕吐而须送院。

涉事3人近日被立法会秘书处追讨破坏会议厅的开支,而许智峰近日也因在2018年立法会审议“一地两检”议案时,强抢一名保安局女行政人员的手机而被确立行为粗暴、有损立法会声誉和议员形象。

假劝止真助攻 暴力冲击摧毁立会

“揽炒派”多年来极力在暴乱中曝光,更为赚取“政治光环”不惜煽动暴力。去年“揽炒派”为阻碍《逃犯条例》修订通过,暗地向暴徒发放立法会大楼结构的信息,却在镜头前做骚劝暴徒不要以身犯险,激起年轻人的反抗情绪,终令大楼变成一片颓垣败瓦。

去年6月立法会恢复修订《逃犯条例》二读辩论前,民主党林卓廷公然在社交媒体发放立法会大楼的平面图,疑似让暴徒及早研究攻陷大楼的路线。至去年7月1日,多名蒙面黑衣狂徒以铁笼车不断撞击立法会议员入口的强化玻璃,“香港本土”毛孟静、街工梁耀忠、民主党许智峰、林卓廷、邝俊宇、尹兆坚、胡志伟、工党张超雄等多名“揽炒派”议员作势阻挠,先后尝试阻挡铁笼车,并“哀求”暴徒悬崖勒马,仍不能阻止群情汹涌的暴徒。

泄露地图兼带路 现场搞叛变

冲突期间,作势挡在暴徒前的梁耀忠被横身抱走,林卓廷则单膝下跪乞求暴徒“收手”。虽然林卓廷最终被面喷红漆,却成功令暴徒“军心大振”。现场唯一一名女议员毛孟静则抢在镜头前“扮慈母”,作状呜咽劝阻,令暴徒感到被背叛而气愤不平,终攻陷大楼防线。原以为“揽炒派”的煽动就此完结,但早在大楼内守候的“热血公民”郑松泰及朱凯廸等竟为暴徒带路,引领他们到会议厅大肆破坏。

事实上,“揽炒派”过去曾借不同议题,鼓动包围立法会,最终几乎都演变成暴力事件,例如2014年违法“占中”期间,“揽炒派”散播议会正审议《版权条例》,令误信消息的示威者冲击立法会大楼,但当日议程根本无这议题。

另外,2014年财会审议3.4亿港元新界东北发展区前期工程拨款期间,“揽炒派”也煽动支持者到场施压,企图内外夹攻,最终引发近千名示威者暴力冲击立法会。所有冲击立法会的事件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最终被捕的只有被“揽炒派”煽动的年轻人,而这些吃“人血馒头”的议员从未帮助他们的“踏脚石”。

造谣施暴捞油水 侮辱抗战老兵

“贩卖恐惧”一直是“揽炒派”的强项,随着社交媒体盛行,各种未经证实的信息快速散播,更令“揽炒派”的“恐惧营销”大行其道,如在去年修订《逃犯条例》期间,“揽炒派”在议会散播“立例后每年有上千港人移交内地”及等言论,引发群众的不安,煽动他们上街“抗争”,阻碍有利港人利益的法例通过。

民主党于去年4月为阻挠修订《逃犯条例》而开设 Instgram 账户,更在脸书散播谣言。公民党也散布失实言论。

在修例风波期间,警方更成为谣言箭靶,在议会内被“揽炒派”诬蔑“滥暴”。《国歌条例》也成为“揽炒派”主要的抹黑对象,例如公民党的郭家麒去年在《国歌条例草案》的法案委员会上,引用一条“国歌快闪”的短片声称,一名坐轮椅的婆婆在听到国歌后实时站立,担心《国歌条例》通过后会“强迫长者站立”等。网民随后狠批郭家麒凉薄,并发现片中的89岁婆婆是昔日“东江纵队”港九队伍的抗日游击战士,因为尊重国歌才站立。

在2018年,“揽炒派”将“一地两检”妖魔化,声称高铁站内的港人会被“抓到内地受审”,但法例实施至今近两年,并未发生“揽炒派”口中的事件,而《国歌条例》上月初实施后,也未见发生揽炒派所谓“听到国歌不唱都被捕”等事件,足以见得他们只是在贩卖恐惧,以捞取一己政治利益。(海外网 吴倩)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浏览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www.haiwainet.cn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